即墨•言律——勉强是个双修

葱儿是闺密,莫龙龙是天使,南极熊是画绑!

吃各种主角受,尤其all金、All叶、All路、All出久、暗表,请不要推对家或者逆向CP谢谢(你的口味不代表所有人都接受请养成一个良好的道德素质)!

BL,部分BG都能接受,但打死不吃对家,一般不接受攻受逆位。

吃定一个CP就绝不会退坑,请不要再催我填坑我一定会更新的!(谁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填完?)虽然我码文比较随缘……

ky退散!!!打爆ky的狗头!!!祖国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们把枪口对准自家人?!

本人极度重口味,车车常被屏蔽,如果有想要的小可爱可以找我私信,但千万不要外传谢谢!

还有一件事,我是不介意别人转载我的文啦,但是在转载之前可以先和我说一声咩?

        就是想画画护妻狂魔的王样,但我又一次认识到了自己手残的事实……没来得及上色我我个人觉得上色后会毁的更严重,哭唧唧

【All出久】小小只的绿谷君〈11〉

        大人和小孩的感官是不一样的,对绿谷来说更是如此,突然变小以后一切习以为常的东西似乎变的格外巨大,麻烦也接踵而至。

        比如说商店里卖的即食烤香肠,他现在只能一点一点含着,慢慢咬一口还得哈气散热。

        “咦?轰同学你怎么流鼻血了?!”绿谷一脸惊恐的看着轰焦冻面无表情的把鼻血用袖子一抹,圆圆的翠绿的眼吓到木然。

        “不,我没事。”轰焦冻绝对不会承认,他对绿谷刚才含着香肠的小脸有了反应的……

        ……会被绿谷当成变态的。

        不知道为什么绿谷发自内心的感觉到了一股恶寒。

        “这就是死柄木说的那个……欧尔麦特的继承人?”低沉嘶哑却优雅的男声突兀的出现,绿谷突然被人从后领拎了起来,在轰焦冻一脸惊诧、担忧、愤怒的情绪中,将绿谷出久卷入了诡异的黑洞。

        被人温柔的抱在怀里飞速的奔走,却有温热的液体落在了脸上,绿谷睁开了眼,抬头看向了那个带着诡异鸟嘴的黑发男人……和他鸟嘴里滴落的血。

        “那个……小哥哥你受伤了吗?”绿谷眼中是真诚的、不掺虚情假意的担忧,像一汪看起清浅实际能溺死人的潭水。

        “不关你的事,小鬼。”

        治崎迴人生中第一次心动是对一个小鬼,还因为对方吃香肠的样子流鼻血,被那声儒儒软软的“小哥哥”一击绝杀。

        决定了,这就是以后的老婆。

        小女仆金金参上!动作是有参考哒~看到头上发卡细节了咩⊙▽⊙?
        顺便把昨天画的车车发上来,怎么觉得又要被禁呢😂?

        好吧我流瑞金没有小心心,狗粮来一波?
        第一次在衣服上抠细节,眼睛要瞎,亮点自寻哦(´-ω-`)

        我觉得我也许只能画大头了😂
       

        如果金要你吃他的棒棒你会吃吗?

被逼穿水手服的旧设金金了解一下?
“小鬼愿赌服输把衣服给我穿全啊!”
“哈?那点布料能当内裤?”

蕉槟梦——以后只写变态文:

占tag抱歉,是个群宣。

   
是一个开车群,很严谨【不是】的开车群,里面主要供大家聊各种车啊什么的,反正就是怎么黄暴怎么来。

 
如果你进群只是为了白嫖什么的可不行哦,大家都要交党费的【写手写车,画手,一张差不多的画就可以】!详细的话还是进群后看群公告吧。

 
然后,进群的话一定要三思啊!!!黄暴是真的黄暴了,如果你接受能力不行就放弃吧,这可不是什么甜甜清水群。

  
第二张是群里小伙伴们开的车中挑选的一些片段,谢谢大家产出的优良车,你们都是天使( ᵒ̴̶̷̥́ωᵒ̴̶̷̣̥̀ ), @肉松饼 @文科生會計要鵝命  @我鸽王拾玖,这辈子都不会更新的(真香)  @风过雨停  @望水观月  @是夜喵啊 @风中长安骨   @辙辄哲 

   
特别谢谢夜喵喵给做的长图!!!!超好看了!辛苦她qwq,为了弄这个花那么长时间,爱她❤。

就说这些吧,大家来进群一起提升车技吧!!!

【哦对了,里面还有好多的太太喔,有人想听太太们激情写车读车吗?( ᵒ̴̶̷̥́ωᵒ̴̶̷̣̥̀ )】

突然想到了一个有毒的梗……

海盗团=西游主角团什么的

卡=唐僧(貌似全团,卡卡武力值最低?唐三卡打人了解一下?)

雷=孙悟空(主角嘛……主要因为他皮(作死)

帕=八戒(不知道为什么好多漫画里八戒都是帅哥,选帕帕主要认为他们鬼点子太多……)

佩=沙僧(话说佩佩戴的那串真像佛珠,99年版的好像是骷髅头来着?)

西天取(娶)经(金)怎么样?

【ALL出久】小小只的绿谷君⑩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虽然关系(看起来)不好,但好歹是货真价实的幼驯染,就算爆豪胜己再怎么否认,他对绿谷出久的习惯也无疑是熟记于心的。

        所以绿谷出久变小的这段时间居然是和爆豪胜己相处最久,出于老师的叮嘱绿谷先暂时住到后者的宿舍了,一开始丽日他们还很担心爆豪会不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呢,好在爆豪胜己虽然看起来像个反派但起码没有真的那么混账。

        “废久,该起床了!”爆豪胜己捏了捏绿谷出久又变得像儿时记忆中那样带着婴儿肥的脸蛋,嘴角还流着口水,似乎是梦见了他最爱猪排饭。

        “五分钟……再让我睡五分钟啦……”不知道为什么,变回小孩子的身体后绿谷的习性也越来越像小孩子,比如说生物钟的消失,可更让爆豪胜己不安的是……废久在蹭他的手。

        虽然是无意识的举动,但绿谷软软的头发本就像小动物般,这样蹭来蹭去就更像是讨好主人的小宠物,加上他儒儒软软含糊不清的喃呢,爆豪胜己只感觉自己心脏砰砰跳的不受控制。

        “太犯规了,废久……”爆豪胜己看着小小只的绿谷,却出人意料的没有暴跳着把他叫起来,而是把衣服一件件亲手给出久套上后再去洗漱的。

        绿谷的双眼还是闭着,依旧在浅眠的状态,看上去就像个失足落入凡尘的天使,本该是受尽宠爱与美好的。

        本该是这样的……

        但绿谷出久的美好童年却被混世魔王爆豪胜己毁的一干二净。

         “……对不起。”爆豪胜己难得面无表情,一双猩红的眼睛粘在绿谷出久身上不忍偏移,他想再多看看,多看看这个样子的废久,即使他曾经的罪过是无法抹去。

        他带给了绿谷出久伤痛与侮辱。

        “喂!起床了废久!”但爆豪胜己的全身的毛孔可都被自尊塞满了啊,他以此而活,以此而挺直了脊梁。

        而他也唯独不会在绿谷出久面前服软认输,这才是绿谷出久认识的爆豪胜己。

        他就是个混账。

【All金】土味情话

        因为单身至今,所以我对于这种梗……真的抱有很大的怨念。
〈1〉

        ‘情话’是门需要活学活用的学问,当然,它还有一些必要的条件才能成功。

        首先你得有张看的过去的脸,长的好看的人说情话那才叫做撩人对不对?

        其次是你的声音要足够好听,那样情话的威力才会翻倍暴击,毕竟世界上有句话叫做“好听到让耳朵怀孕”对吧?

        然后是讲情话的地点和时机,这也是要随机应变的,就类似于一种气运加成的buff。

        最重要的一点是你的感情要足够真挚,直视对方的眼睛,让你的感情强烈到足以感染对方感染环境,那么这人你八成也就追到手了,当然如果你是说着逗别人玩玩那就是另当别论。

        情话对男女都是通用的,但如果你遇到一个情商低怎么也撩不动的人,那么恭喜你,你多半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钢铁直男!

         ……遇到这种,最好还是打直球为妙,实在不行就请硬上吧。

〈2〉

        因为假期的最后一天即将结束,所以金昨晚玩的有些疯了,导致的结果就是报道这天他雷打不动的睡过了头。

        当金终于被闹钟叫醒时他睡眼惺忪的看了眼那闪烁的光屏,七点五十,而报道的时间是八点整。

       “完了完了完了要迟到了!!!”金急匆匆的收拾完连早饭也顾不上吃就向学校狂奔,结果在快到学校的十字路口的拐角,他的脸猛的装上了一个……结实的背部。

        对方倒没怎么,反而是金这小身板倒坐在地,他一边揉着撞红的鼻子一边把眼泪憋回眼眶,一双圆圆的蓝眼睛被水雾朦胧又故作坚强的样子却是可爱的紧。

        “对不起对不起我太着急……了……”当金抬起头连忙道歉时,却看到了一个他并不想看到的人,那个全校第一的——嘉德罗斯。

        这两个人真的是互相各种看不顺眼,而且一直是嘉德罗斯单方面找金的麻烦。

        “渣渣你走路的时候都不会看路的吗?”明明同样快迟到可嘉德罗斯还是一脸不在乎的表情,甚至是因为金撞到了他才有些不耐烦的表情。

        “非要往我心里撞!”

        “……自大狂你脑子被门挤了吗?”

〈3〉

        凯利很早就对金表白过,只不过金这个情商低到无可救药的钢铁直男完全以为凯利是在捉弄自己。

        这就是有前科的坏处。

        凯利早就料到金今天会迟到,所以他特意把早餐都给这个笨蛋买好了。

        “谢谢你凯利!我从早上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呢。”金的肚子很应景的发出了“咕——”的声音,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但吃包子时完全是狼吞虎咽。

        看着金鼓鼓的腮帮子,凯利顺手抽了张纸巾替他擦去了嘴边的油渍,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喜欢你可真是一件麻烦的事。”

        “是吗?我也很喜欢凯利你啊,但我完全不觉得麻烦呢!”金很认真的看着凯莉,殊不知这样认真的可爱模样却逗笑了凯利。

        两者的“喜欢”可是完全不同的意思,可偏偏这个小笨蛋就是不懂。

        “庆幸吧金,好在我凯利少爷偏偏喜欢找麻烦。”

〈3〉

        紫堂幻是紫堂家的大少爷,可却天生胆小怯懦,所以他始终抬不起头来,还一直被欺负,从家里的兄弟到学校同学,没有人愿意和他做朋友。

        直到他遇见了金,这个和他完全不一样,好似沐浴着阳光成长的少年,不会瞧不起自己,愿意与自己做朋友,不仅替他赶走勒索的混混,还敢当面指责他父亲的不称职。

        “谢谢你,金。”紫堂幻闭上眼轻笑着放下了笔,在他的日记里,记录着这样一句他永远也不敢当面对金说出来的话……

        “幸好我花光了所有运气,在有生的瞬间能够遇到你。”

〈4〉

       金和嘉德罗斯不对头,但和他小弟雷德关系倒是挺好,抛开那相像的跳脱性格不谈,他俩可还是同寝室上下铺的兄弟。

        但最近金却没怎么和雷德说话,刚通关了游戏却没有人分享喜悦这让金有些小郁闷,所以他平躺在床上抬起双脚对上铺的床板就是一阵猛蹬。

        吓的雷德差点把电脑扔下去,但他刚写完的一篇论文还没保存就文档就不小心被关了,好在他还记得下铺的人是金,不然他真的会跳下去和对方拼命。

        “你突然发的什么疯啊?”雷德从床沿探出头倒吊着问道,倒垂着的血红色长发乍一看还十分吓人。

        “谁叫你最近都不怎么理我了嘛……”金撇了撇嘴,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但这演技实在是有些拙劣,雷德一眼就看出这家伙是装的,立马明白他是有些小寂寞了,心里突然冒出了逗逗他的想法。

        “没办法,我最近有些忙啊。”雷德双手向下一伸就捏到了金软软的脸。

        “忙什么?”金摇头摆脱了雷德不老实的手,却还是对对方的事有些好奇。

         “还能忙什么?当然是忙着喜欢你啊~”

        “耍我很好玩吗雷德?!”

        金或许不知道,雷德这话虽然像是半开玩笑说出来的,但……他可一直是很认真的。

〈5〉

        格瑞和金是发小,两人从小到大基本上就没分开过,从小学、初中、高中再到大学都一直是一个班的,但今年格瑞必须要作为交换生去往遥远的A国。

        他们对彼此的存在简直像呼吸一样习惯,突然分开了都是有些不适应,所以即使冷漠如格瑞也禁不住金的请求答应多打几次电话通几次视频什么的。

        “格瑞格瑞!你还好吗?”金就算再怎么神经大条,也还是会担心发小的,所以询问时总是包含着浓浓的关切。

         “我很好。”格瑞说话总是言简意赅的,甚至不怎么哎搭理人,但对于金的问题他都会耐心回答。

        “格瑞你在A国还习惯吗?听姐姐说那里的环境和这里反差很大呢。”

        “这里很好,你该睡了。”

        因为时间差的关系他们每次都不会聊很久,每次都是格瑞板着脸逼金赶紧睡觉的。

        每当屏幕关闭,格瑞都会看着那一片黑暗发会儿呆,他对一切适应的都很好,不论是交流还是食宿,可他总是没有把话说完。

        “这里很好……可就是没有你。”

〈6〉

        金的同桌卡米尔是个不折不扣的甜食控,经常会带些自己做的蛋糕甜点来学校,那甜腻的味道或许有些女孩子都受不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卡路里在卡米尔身上完全体现不出来。

        可今天卡米尔这个一缺甜食就丧化的人居然没有带任何甜食来学校,还很正常的听完了一天的课,只不过他时不时就往金这边看,虽然他平常也这样,但今天次数却更频繁了,频繁到连金这么迟钝的人都察觉到了。

        “卡米尔今天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金觉得有些反常,所以下课后他特意询问道,但不论那双圆溜溜的眼睛再怎么打量,都没有发现卡米尔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因为你,我最近长胖了。”卡米尔很认真的对金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来。

         “胖……胖了?!因为我?为什么?!!”金觉得卡米尔可能是发烧了,你看他那么聪明的脑袋都能说出这种胡话了不是烧傻了什么?!

        “因为你实在太甜了。”

        “比甜食还甜。”

        那双与金同色的蓝眸,勾勒出了一湾从未有过的温柔笑意,可金却是一脸惊悚的表情。

        “我……我我我我带你去医务室!!”说完就拉着卡米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医务室狂奔而去。

        ……MMP我真想把你直接按在地上摩擦。

〈7〉

        早在卡米尔之前,金和他哥雷狮就认识了,还是在游戏里。

        金的游戏技术已经能算作普通玩家中的高手了,可雷狮硬生生凭借蛇皮走位把游戏玩出了一种氪金开挂出bug的高度。

        那次他们正好匹配到一队,当金完全靠雷狮碾压式的操作打爆对方水晶后就发了条语音表达了一下赞叹,他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但雷狮的好友申请却发过来了,熟了以后才知道原来对方就和自己在一所大学。

        但是,雷狮这货却经常鸽人,俗称挂机。

        “雷狮!说好的开黑我又鸽我!”金气呼呼的踹开了雷狮宿舍的房门,“你到底还上不上段位了?!”

        “当让要上,但是……”雷狮一把把金拉过来就扔在了自己床上,双手撑在金脑袋两侧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俊美的脸挂上了惯有的坏笑。

        “段位和你,我都要上。”

        “大白天的说什么梦话。”金白了雷狮一眼,这人这样调戏他不是一次两次,但他好像偏偏还以此为乐。

        “谁叫你已经弄乱了我的心?”雷狮的指尖在金的胸口画了个十字,“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来弄乱我的床?”

        “自己滚去!”

〈8〉

        安迷修是金的学长,和雷狮同一个年级,还是学生会的会长,根正苗红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那种好学生,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

        但安迷修唯一的缺点是,明明长的不错但就是不讨女孩子喜欢,以他为圆点直径一米的范围内,是没有女孩子存在的。

        但是却很喜欢围着他的学弟金打转。

         “金,能不能陪在下去找一匹马?”安迷修 耳尖烧的发红,但那双湖色的双眼依旧直勾勾的看着金。

        “马?学校里有养马吗?”金好奇的问道,他知道凹凸大学很牛逼,各种拟态学习环境都有,但没想到居然还养了动物?

        “不是的金!”安迷修抓住了金的双肩,“在下想找的……是你的微信号码。”

@南极熊 麻烦你啦熊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