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言律——勉强是个双修

@隔壁小孩,阿肆我CP别撩谢谢٩۹(๑•̀ω•́ ๑)۶

葱儿是闺密,莫龙龙是天使,南极熊是画绑!

吃各种主角受,尤其all金、All叶、All路、All出久、暗表,部分动漫杂食,请不要推对家或者逆向CP谢谢(你的口味不代表所有人都接受请养成一个良好的道德素质)!

BL,部分BG都能接受,但打死不吃对家,一般不接受攻受逆位。

吃定一个CP就绝不会退坑,请不要再催我填坑我一定会更新的!(谁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填完?)虽然我码文比较随缘……

ky退散!!!打爆ky的狗头!!!祖国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们把枪口对准自家人?!

本人极度重口味,车车常被屏蔽,如果有想要的小可爱可以找我私信,但千万不要外传谢谢!

还有一件事,我是不介意别人转载我的文啦,但是在转载之前可以先和我说一声咩?

【嘉金】女装只有零次或第N次

       我真的……断更好久了,以前的坑还没填又来挖新坑啦~
       女装大佬嘉X社畜金了解一下?年龄差有,性格OOC,不喜勿入。
————————————————————
       “所以说……你是男的?”金一脸诧异的看着面前正恶狠狠瞪着自己的“女孩子”,因为本来就比金高还穿着高跟鞋所以几乎是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金。

       “是又怎样?”嘉德罗斯一手撑在墙壁上一边低下头靠近金,将对方几乎是完全笼罩在自己的阴影里,他饶有兴趣的看着刚刚这个自不量力想要“英雄救美”的男人,明明已经是个社畜了可脸依旧嫩的像个大学生……身高也是。

       “对、对不起打扰了!我这就走!”金扭头就想从嘉德罗斯的胳膊底下绕过去离开,但事情没能如他所愿,嘉德罗斯拉住了他的衬衣衣领,脖颈间突然的窒息感勒的金猛然咳嗽起来。

      “哼,以后别多管闲事,渣渣!”嘉德罗斯看着金那双水蓝色的眼中流露的胆怯和隐隐的倔强,心情莫名愉悦起来,本来是想揍他一顿出气的,但他现在突然没了这个兴致没时间了,得赶在门禁之前紧回去才行。
 
       “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

       嘉德罗斯谑笑着低下头靠近了金的脖颈,露出了与生俱来的尖锐虎牙。

       第二天。

       金的眼角抽了抽,眼前突然闯入会议室的金发金瞳的男生一脸凶恶的瞪着自己,看着他越走越近,金就觉得屁股底下的皮椅突然就像着了火一样催促着他赶紧离开,但他没法动弹,反常沉默的董事长居然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闹剧,似乎对这种事习以为常了。

       “这个渣渣,我带走了!”嘉德罗斯说完就拉着金的手腕几乎是用拖的把他带走了,会议室的众位高层面面相觑,只有董事长轻咳了一声,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这位带有中年男性成熟魅力的白发男人。

       “不用管他,继续。”这句话毫无疑问是命令而不是宣告,没有人敢向这位帝王多问什么,会议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中维持了下来,但这次项目的主要负责人金不在,所以也就草草了结了。

       “十分抱歉董事长,是我没有拉住嘉德罗斯大人!”红发的青年站在桌前,脸色却是有些慌乱。

       圣空集团的董事长单指敲击着桌面,一下一下仿佛在控制人的心跳,但他面容上带着笑,似乎心情不错。

       “随他去吧,反正这里早晚是他的。”

       “我警告过你吧,渣渣?”嘉德罗斯把金扔到了休息室的沙发上,顺势用权限反锁了唯一的出入口。

       “我、我没想到,你居然会是……”会是圣空集团的大少爷,金目光闪躲着,谁能想到就这么巧偏偏让他碰上了嘉德罗斯,还偏偏撞见了这位大少爷不为人知的“爱好”。

       简直是欲哭无泪,金的手不禁摸到了耳垂上,那里还充血红肿着,昨天嘉德罗斯几乎是要把这点肉咬下来一样报复着金。

       以及少年在他耳边故意呼出的热气和狂妄磁性的声音似乎历历在目的残留着令人酥了骨头的幻觉……

       “如果让我再看见你,我会让你这辈子下不了床!”
      
      

        分手♂炮真是让人上瘾,打♂完了又不想分了可还行╮(@_@)╭

【All出久】小小只的绿谷君(15)

        对于上鸣电气而言,绿谷出久是什么呢?

        他曾经深刻思考过这个问题,辗转反侧上下求索却不得答案,【同学】或是【朋友】?他的心告诉自己并不是这样,那无名的情感与羁绊一定是……超过了这个界限。

        上鸣电气眼中的绿谷出久是什么样子呢?

        似乎普通的过了头,看起来很好欺负却出乎意料的坚强而倔犟,明明单纯热血的不得了但总是让人不禁赞叹他的计谋,他最强大的地方在于他的精神,就像会发光一样,吸引着人们的注视。

        这种会发光的人向来是焦点,是中心,更为奇特的是在他们英雄科1A班里并不缺乏这样的人,爆豪胜己的炽热、轰焦冻的强大、八百万百的智慧、还有饭田天哉的沉稳,他们是天生的领导者,可不知为什么,那抹温柔的绿总是最具有信服力,最让人安心的。

        “储存的电力用完就会变成这副傻样,还真是够逊的啊……”恢复过来的上鸣靠着椅子仰头坐着,金黑相间的刘海也随着动作后仰然后垂下,嘴里虽然吐露着看玩笑的语气,但隐藏在阴影中的金眸却异常平静,甚至可以说是颓废。

        那天他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开始发牢骚,他也曾嫌弃过自己的个性,虽然是少见的强大个性,但人总是不自觉追求完美的生物……无法持久作战的弊端什么,就算这个性的优点再多,也总归是有了缺陷。

        而缺陷就是【不完美的】,上鸣电气不是完美主义者,但在1A班中,这种缺点更像是一种污点,做不到够好就会拖后腿,当这么想时,污点就会无限放大在他心理蒙上一层阴影。

        心理阴影是潜移默化的影响,它比任何可以从化学生物角度说明疾病都可怕,虽然看不出来,但上鸣电气心里,总有那么一点名为【自卑】的地方。

        “我不会觉得上鸣同学你很逊哦。”绿谷出久他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声音吓了上鸣一大跳,他连忙蹦起来向四处张望,只见绿谷一身便服提着两袋子菜站在他面前,翡绿的双眸在阳光下就像镀了金的宝石,熠熠生辉,却满含认真的望着自己。

        “上鸣同学很强大的,我其实很羡慕你的个性呢,又强大又炫酷,而且你是为了别人才会倾尽全力的对吧?”绿谷出久此时像是不好意思的抿了下嘴角,宝石般的眼睛又化为一池碧波荡漾的清潭流光,承放在弯弯的眼眶里,嘴角咧开了明媚的弧度露出有些害羞的笑。

        “所以,上鸣同学你真的很帅气哦!”

        【Doki!】绿谷出久,对花心的上鸣电气一击必杀了呢,而那层心理阴影也被对方的光芒抹灭的一干二净。

        如果绿谷出久有什么事,那对于上鸣电气而言,将会是一个无法承受的挫折,现在这种危机正充斥着他的脑海,尤其是现在的绿谷是小孩子,这更加危险。

        上鸣电气不会是傻子,全力以赴后的姿态是个性所致,1A班的任何人都不可能是傻子,像他这种看起来插科打诨的人说不定反而才是最可怕的人也说不定?有些想法,他们想的足够远,但旁人却丝毫都不知晓。

        所以,谁能看出上鸣电气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了呢?

        别指望狂暴的雷电会冷静下来。

        上课摸鱼手感真顺,松鼠金金参上(≧▽≦)铅笔勾线还是比钢笔实一点呢😊

【All出久】小小只的绿谷君(14)

        曾经的爆豪胜己无数次想象过绿谷出久离开会是什么样子,没有自己保护的废久也许还是会被欺负的惨兮兮的,过分发达的泪腺依旧让他哭的像个娘炮,什么也不敢和妈妈说……总而言之,他想象中的废久依旧只是废久,而他不会受到什么影响,最是让人称心如意。

        但人终究会成长,绿谷出久越发坚强,而爆豪胜己也一样成熟。

        他终究是看清了自己【喜欢】绿谷出久这个事实。

        所以当他听到轰焦冻脸色苍白的说出“绿谷被人绑架了”这句话时,爆豪胜己头一次体会到了绝望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比输还难受千百倍,心凉了半截,周围嘈杂的声音都变成了无法理解的蚊音,像谁给他来了蒙头一棍,无法思考。

        【废久,不见了?】

         就算上次他被敌联盟绑架,他也并没有感受到太大的恐惧,有的只是对自身力量弱小的唾弃和无可奈何的愤怒……但这是种什么感觉?

        如坠冰窖。

       上次废久体会到的,也是这种感觉吗?

        当绿谷出久真正从爆豪胜己身边消失,后者才发现这是一种他无法想象的景象,反过来了,他受到了世界末日般冲击的影响,离不开的人,分明是他自己。

        “难不成又是敌联盟?!他们该不会知道了出久同学他……”八百万百咬着指甲皱紧了眉头,她是班里乃至整个雄英头脑最好的学生,思考的瞬间就能联想到许多,从现在的状况来看,简直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幼化的绿谷出久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目前还不清楚,那个人我没有在敌联盟的阵营中见过。”轰焦冻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思,现在只有冷静才有希望,但下一秒他就被爆豪胜己抓着衣领瞪视。

        “阴阳脸你他妈到底在干什么?!连个废久都拉不住?!”赤红的瞳普通燃烧着的鲜血,充斥着愤怒瞠目欲裂,火花已经不受控制的烧焦了轰焦冻的衣领,而轰焦冻的身体也结了一层薄冰,冒着极寒的白色雾气。

        “喂!爆豪!你……”切岛想冲上去拉住爆豪,只有他的个性不会被后者轻易伤到,但他刚一动,就被爆豪由愤怒演化而来的杀意吓愣住了。

        “抱歉,是我太过疏忽了。”轰焦冻只是瞳孔微微一缩就恢复了正常,爆豪胜己的杀意相比于英雄杀手斯坦因还是弱了些,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他只是想不到,爆豪胜己居然会对同班同学甚至是朋友放出杀意。

        但想想轰焦冻也就明白了,换作是他也许也一样,这是因为……

        ……在他们心里,绿谷出久真的占据了最为重要的位置。

         “好了,闹剧先就此打住吧。”相泽消太的拘捕武器及时的拉住了暴怒边缘的爆豪胜己,同时也发动了个性。

        “绿谷会被绑架,这是我们谁也不会料到的,这更多是我们老师的失职,但是……”相泽消太暗红的瞳孔转向爆豪胜己的方向,“爆豪胜己,你该不会忘了你的志愿是英雄而不是敌人吧?”

        “老师,那小久同学他……”丽日握紧了双手,“老师你们回去救他的,对吧?”

        “绿谷是雄英的学生,是我相泽消太的学生,即使拼上性命我也会去救他!”相泽消太说的斩钉截铁,甚至还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生气过了,年龄沉淀下的是冷静,但绿谷出久总是能如此轻而易举拨动他的情绪。

        “但是少年们,这次你们绝对不能再想上次那样擅自行动了。”欧鲁麦特从门外走了进来,金发依旧闪耀还多了几分柔软,只是枯瘦的身体昭示着他已经失去力量的事实。

        “你们没有人能像绿谷那样思考,也再没有一个【欧鲁麦特】退役的消息来为你们遮掩,所以……不要冲动了,爆豪少年。”
————————————————————————————
         另一边,正在绑架犯老巢过的异常舒适的绿谷出久依旧处于蒙逼状态。

        呜呜呜天啦噜再吹一波漫画,这什么小男孩啊太天使了!超级无敌可爱啊!!!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他的蠢萌了!

        帕金这波要再爆一波的!太撩了呜呜~情头都能截出来了有木有?!对金金各种笑啊!

        “你骗我!”

        “是你太蠢了,笨蛋~”

        我的妈这什么小情侣吵架我去搬民政局求你们快点结婚啊!!!

妈妈真是一种奇异的生物

        放学和朋友在公交车上闲聊,她突然就讲到了最近刚受到了别人送的本子,blr18还重口味的那种。

她:“我昨天快吓死了都(゚Д゚)ノ。”

我:“咋了@_@?”
 
她:“我当时早上起床睡懵了直接把书撂床头就走了,结果我妈来给我收拾床了(╯°Д°)╯︵┴┴。”

我:“woc!你妈不会翻开看了吧(#゚Д゚)?!”

她:“没有-_-||。”

我:“那不还好?捡回一条命啊⊙﹏⊙!”

她:“我妈把床给我收拾好后,就把那本子正正的摆到我枕头上了……T_T”

我:“……噗\(//∇//)\”

她:“我当时回家的时候心惊胆战的,看到那场景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还哭还是该笑啊(゚Д゚)ノ。”

我:“哈哈哈哈哈嗝!你妈这么好玩的吗?!哈哈哈哈这是供起来来了吗这是?”

她:“就是说啊,我晚上吃饭想到这事差点就把饭笑吐了[○・‘Д´・○]!”

        所以说,这样不乱翻别人东西的家长请给我来一打😂hhhhh

我可能是脑子有洞……

        回顾国漫歌曲一直被喜羊羊与灰太狼刷屏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有点毛病的沙雕梗😂

        对于动物习性并没有太过了解所以设定会偏差许多。

        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有一半属于动物的特征,金和格瑞还是发小,格瑞因为种群冲突家破人,逃离时亡身受重伤被金捡(救)了,但金是一只羊,而瑞哥是雪原狼,因为都是白色(加上金从来没有见过秋以外的人)所以金一直觉得格瑞和自己一样是只羊,而且还一只往狼怀里扑……

        瑞哥意志力是真的强大,小绵羊自己往怀里扑都没能战胜人设扑倒金(也就是因为这一点所以秋没有直接把格瑞丢出去了吧)……但也想过如果是旧设可能就是格瑞向金扑过去,不是被金踹飞嫌弃就是被秋踹到重伤啊……

        嘉德罗斯自然是老虎,虽然年纪小但长的特别快还超级凶残的那种,打娘胎就长牙还把亲妈肠子咬断自己爬出来的那种,被认定是虎类的下任族长,虽然傲慢自大的不得了但却是个超级纯情的食肉动物(发情期来了都只会更加想打架的那种),讨厌食草类和弱小的食肉类,但却被扑倒的金意外踢昏过,所以对他很感兴趣,虽然嘴上一直喊着要咬死金还一直瞪他,但从来没有真正动过手……

        雷总猫科无疑啊,反复无常什么的……(而且猫科怕水hhhh)有想过反串或者海洋类,但还是觉得黑豹最合适,虽然是族长的孩子但一直带着私生子身份的堂弟卡卡游离在外,帕帕冷血蛇类无疑,有毒(舌)又足够皮,而有的蟒蛇巨大到可以活生生勒死大型食肉动物呢……所以说你们中间混入的犬科佩佩真的没关系?

        安哥本来想圆他个梦想是马就好了,但攻击力也太弱了吧?所以从棕毛来看……是不怎么爱杀生的狮子好了,所以一直被身为兔子的艾比蹬了一脸灰啊,估计最感到安慰的是金这个食草动物并不怕自己而且乐于接近自己吧,因为被理解(并没有)所以特别喜欢金。

        丹尼尔和绝对猛禽类,超级大攻击力超强还能俯视的那种(虽然依旧会被秋一脚蹬飞就是了),蒙特祖玛应该也是猛禽类,只不过更擅长与飞行和收拾身为狼的雷德,紫堂属于食肉类但和安迷修一样不爱伤害别人,但金受到伤害时会厉害到谁都拦不住的那种,至于凯莉,自然和鬼狐一样是狐狸,只不过一黑一白……

        顺便一提,雷德和佩利应该属于犬(类)中的哈士奇……
   
        秋是攻击力特别强大的【羊】,能用羊角顶死老虎蹄子踹飞豹子的那种,因为总是担心金被别的动物叼走发生XXOO的事,所以带着他在偏远的地方住(但没想到这样金都能引狼入室),虽然金一直叫秋【姐姐】,但他并不知道他们这一种群中【母羊没有角】这件事……

        没错我小学就知道美羊羊是【公】的,那会儿多好,美爷帅气,我也是吃过美喜这种冷门邪教CP的人啊😂(虽然现在主灰喜)

        所以最后……银爵或将成最大赢家?

        占tag抱歉。
       

论我是如何爱上生物(老师)的

        今天上生物课讲到了如何获取一个(成熟的)红细胞膜,当大家无法理解为什么红细胞为什么没有细胞核的时候,这个可爱老师突然说出了两句让我终身难忘的话……

        “大家都看过那个工作细胞没有?红细胞那个帽子上不是有个小球嘛,取下来就是……”

        课后我装作去问问题然后不经意问她是不是动漫迷?她看了我一眼……

        “你知道白红吗?”

        我TM原地爆炸!!!

        生物会考必须要考A啊!!!
@洋葱✨✨——禁止二传

【All出久】小小只的绿谷君(13)

        被绑架的生活不仅没受半点虐待,反而舒适的让人不敢相信。

        绿谷出久经常一脸呆滞的思考人生,现在的绑匪都这么奇怪的吗?

        “在想什么呢绿谷?”玄野针从他背后走了过来,看着绿谷蓬松还有些潮气的的头发忍不住摸了摸,细软的感觉让人心情都随之舒畅了。

        “不,没什么……”绿谷出久对他笑了笑,这个头发像指针一样的金发哥哥和这个黑道家族中的其他人不一样,要温柔的多也更容易亲近。

        “我只是在想,为什么要对我我这个……被绑来的人质这么好呢?”绿谷出久说到绑架时,又忍不住想起来那个叫治崎迴的“变态绑匪”,小脸一阵红一阵绿的,这人不在还好,每次回来都会抱着自己睡觉,他睡的倒香,自己反而提心吊胆彻夜失眠了。

        “原来是在想这个啊。”玄野针想到这里也不仅有些无奈,他知道自己这个发小,堂堂死秽八斋会的二把手有多讨厌个性,但没想到会对这个“无个性”的孩子发这种没由来的疯。

        那天接应的时候,他恰巧看到了治崎迴强吻了绿谷出久的事。

        “因为少主他有精神洁癖嘛,在他的认知里【无个性】才是正确。”这事也并不算什么机密,所以玄野针也就毫不遮掩的说出来了。

        【无个性】才是正确?绿谷出久想起了那天的对话,所以说……是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吗?

        但是,为什么?

        “那治崎先生会强……不,亲吻每一个无个性的人吗?”这世界上依旧有两成的人没有个性,男女老少都有,所以绿谷一想到这个就有些隔应。

        “不,实际上到现在为止,他只亲吻过你一个人吧。”玄野针还记得,治崎迴是怎么在宴会上把那试图勾引亲吻他的女人分解成碎渣的,当时就在所有人面前……“也就是说,你很特殊哦。”

        “哎?特、特殊?”绿谷出久愣了一下,他实在想不出,他和治崎迴这样两个萍水相逢,甚至可以说是敌人的人,究竟有什么地方可以【特殊】到让对方【强吻】。

        他也没忘现在的自己还是一副小屁孩的模样。

        总结来说……治崎迴是恋童癖吗?

        绿谷出久突然开始为自己的贞操担忧。
————————————————————————————
        绿谷出久:治崎先生是变态!

        玄野针:少主,没想到你居然……?!(捂脸做出没眼看的姿态)

        治崎迴: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治崎迴:小鬼等你长大了我就艹翻你!

        绿谷出久:不好意思恕我直言等我长大你就打不过我了(One•For•All全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