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言律——勉强是个双修

葱儿是闺密,莫龙龙是天使,南极熊是画绑!

吃各种主角受,尤其all金、All叶、All路、All出久、暗表,请不要推对家或者逆向CP谢谢(你的口味不代表所有人都接受请养成一个良好的道德素质)!

BL,部分BG都能接受,但打死不吃对家,一般不接受攻受逆位。

吃定一个CP就绝不会退坑,请不要再催我填坑我一定会更新的!(谁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填完?)虽然我码文比较随缘……

ky退散!!!打爆ky的狗头!!!祖国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们把枪口对准自家人?!

本人极度重口味,车车常被屏蔽,如果有想要的小可爱可以找我私信,但千万不要外传谢谢!

还有一件事,我是不介意别人转载我的文啦,但是在转载之前可以先和我说一声咩?

【all金/主耀金】只对你说

        刀子,但自己也不知道扎了疼不疼,有私设
        顺便替官方澄清一下,耀哥和金不是幼驯染!不是!不是!(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整个人是崩溃的╰(‵□′)╯)
        群里掷骰子输了,小伙伴点的梗但忘了是谁,完了我会补上@的(´•ω•`๑)
就喜欢 @洋葱切片  @莫龙桑
‘’里的话是想法,“”里才是说的话哦~
———————————我是分界线————————————
        他不是一出生就不会说话的。
        从没有人见过神近耀说话,他是个独来独往的忍者。
        宛如子夜中的寂静,掠夺无声。
        为了更强,神近耀参加了凹凸大赛,可他从不与人组队,也从不与人交谈。
        他从哪里来?又要往何处去?
        ‘谁又会想知道呢?’他想,‘也不需要知道。’
        ‘反正毫无意义。’
        可命运的发展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淘汰赛的两个月后,他见到了
        ——幼时遇见的、那个不可思议的少年。
        金总是最耀眼的那一个,神近耀的潜意识深处,埋藏着这样一个定理。
        他从天而降,出场也是那么不同寻常。
        他面罩下僵硬的脸似乎是笑了,随后却再也笑不出来。
        金总是最耀眼的那一个,所以他身边永远不缺少朋友。
        ‘这是事实,无可否认。’
        他想去接住坠落的金,可下一秒他便选择了放弃。
        金嘴里呼唤的名字是——
        “格瑞。”
        那个大赛第二。
        白发少年对金是别扭的温柔,可金不在意,他会在一次次被推开后又笑着跟上去。
        和从前一样。
        ‘可他不会再跟着我。’
        神近耀消失在阴暗的角落,无声无息。
        若有一天他消失了,谁会记得世界上有过他的存在?
        金,还是就这样忘记‘神近耀’这个人就好。
        不然他一定会伤心的。
        ‘为神近耀而哭泣,不值得的。’他想。
        他本意是就这样当做平生素未谋面就好,可身体比思想更加诚实。
        他会在黑夜降临时斩杀一切靠近金的魔兽和怀有恶念的参赛者,然后静静的在一旁等待黎明。
        他会在金误入嚎哭地穴后悄悄跟随,替他挡去躲不过的机关。
        他会把鬼狐天冲给金的面具中所做的手脚提前破坏。
        神近耀是忍者,他只能默然无声。
        The body is more honest than the thought.
         The person I care most is always you.
         It will only be you.
        ‘这样结束……就好。’神近耀倒在血泊里,可谁能看见?
        他在午夜诞生,也会在午夜死去。
        在最黑暗无光的时刻。
        身体渐渐的冰冷他能感受的一清二楚,眼前,即使不模糊又有什么区别,除了黑,别无他色。
        血腥弥漫的结果。
        他将要死亡。
        这是他能为金所做的,也是他一直在做的。
        清除一切阻碍他的危险。
        或许可以称之为——守护?
        ‘这感觉、多久没有过了呢?’他想。
        似乎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
        那一次他也是受了如此重的伤,被迫在一个偏远的星球降落。
        就是那一次,神近耀遇见了金。
        仿佛是神在开玩笑,那颗星球,注定名为登格鲁。
        “你好,我叫金!”金发蓝眼的少年仿佛落入人间的天使,透过枝叶间的斑驳阳光落在他灿烂的金发和透彻的眼,明亮了一个名为神近耀的孩子的心。
        他想逃离,满身罪恶的他不配接受天使的善意。
        The body is more honest than the thought.
        ‘不要再管我了!’神近耀内心近乎疯狂的喊道,可他是无法开口的。
        ——语言即为致命的弱点。
        神近耀人生仅有的六年里,最为恪守的、忍者的警言。
        “不要怕。”金对他露出了灿烂的笑,莹蓝的眸子中,有万里无云的晴天,也有最神秘的海底,流光璀璨。
        ‘不要再说下去了!!!’
        “我会帮助你的!”稚嫩的声音穿透了神近耀的灵魂,灼伤了他一直隐藏的、哭泣的自己。
        他也曾是无助的孩子。
        他哭泣着乞求过救赎,可谁能让他放下杀戮的利刃?他向往过父母的关爱与家的温暖,可谁会对满身血腥的恶魔展开怀抱?
         ‘肆意妄为的神明啊,你终于愿意救赎我了吗?’他挣扎着抓住金的肩膀,即使快要失去意识,锆蓝色的眼也不愿离开那片迷离而梦幻的金色。
        “救……救我……”他像是快要哭了。
        那是他第一次说话,声音嘶哑的难听。
        现在,他是真的要死了。
        ‘这一次,谁也救不了谁了。’神近耀想。
        可命运总是出乎了神近耀的预料不是么?
        那一抹金色,又出现了。
        ‘幻觉么?真是美好……’他用尽力气力气想抚摸那幻觉的脸庞。
        这是他从未做过的、亵渎般的动作。
        他对天使的触碰,便是亵渎。
        可这幻想戛然而止。
        他的手被谁抓紧了,不是幻觉。
        那双莹蓝色的眸中依然如初,承载着天空与大海的美丽,却也盛满悲伤,红了眼眶。
        ‘别哭啊……’神近耀慌了神,可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为神近耀悲伤哭泣,不值得……’
        “我会救你的!”稚嫩的声音变为了少年的坚定与温柔。
        可他没有变。
        “所以别哭了好不好?”金对神近耀笑道,“谢谢你守护了我这么久,现在,该我保护你了!”
        他都知道!
        面罩下的脸带上了一抹从未有过的、温柔的笑意。
        他只对他一个人笑过了。
        以后也只有他一个人了。
        “我……喜欢……你。”
        神近耀一生中第二次说话,吐露了他此生所知最美好又最残忍的语言。
        “真巧,我也是。”
        金拨开神近耀被血粘连的额发,轻轻落下一个吻。
        锆蓝色的眸安静的闭上。
        “忘了吧。”
        “你明明知道我不会!”
        “所以……求你,别走……”
        子夜般的少年像从未出现过,他消失的一干二净,化为一部分数据,也化为一段记忆。
        他不是从一出生就不会说话,而是只会对一个人说
        ——“喜欢你。”

评论(9)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