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言律

葱儿是闺密,莫龙龙是天使,南极熊是画绑!

吃各种主角受,尤其all金、All叶、All路、All出久、暗表,请不要推对家或者逆向CP谢谢(你的口味不代表所有人都接受请养成一个良好的道德素质)!

BL,部分BG都能接受,但打死不吃对家,一般不接受攻受逆位。

吃定一个CP就绝不会退坑,请不要再催我填坑我一定会更新的!(谁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填完?)虽然我码文比较随缘……

ky退散!!!打爆ky的狗头!!!祖国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们把枪口对准自家人?!

本人极度重口味,车车常被屏蔽,如果有想要的小可爱可以找我私信,但千万不要外传谢谢!

【安金】一见钟情

        一个俗套的老梗,但我今天才从抖音上看到,是我老的太快了么😂?
—————————————————————
        金从没想过自己会对一个人一见钟情,而且对方是个比他大四岁的男人。

        当金第一次走进这家街角的咖啡店时,他的目光就无法从那个棕发的男人身上移开了,背部线条是绘画中黄金比例的倒三角,整洁的黑白侍从服在严丝合缝的紧贴着他笔挺的身材,一举一动不卑不亢的优雅气质将“侍从”这两字完美的演绎出来。

        那人太过认真的再现,会让不理解的人产生不理解的情绪,并不是每个人都对棕发男人的用心都能像金那样被触动,很显然他这样的行为在他面前的两位女士眼里显得很做作而被嫌弃了。

        当他转过身来,或许是黄昏暖阳的角度刚刚好,俊美的脸庞被柔化了棱角,细软微翘的棕发服帖的垂在脸侧,他的双眸如密林中生命泉水的颜色般奇异,荡漾着层层蓝绿相融的斑驳碎影,在那月湾中传来无尽的温柔,没有丝毫被嫌弃的怒意,那个人就像十六世纪的油画般定格在金的眼中。

        金呆呆的站在门口,脸在不知不觉间随猛然加快的心跳而变得通红,手心上一次这么大量的出汗已经是不久之前高考才有的紧张,直到咖啡店门框上的风铃再次叮当想起,金才记得走到靠窗的位置随便指了什么咖啡。

        金不是没有见过长的好看的人,他的发小格瑞,同班的嘉德罗斯,亦或是大了他几届的学长雷狮,无一不是帅的惨绝人寰,他们都不会比安迷修差,但金却觉得只有他不一样,可至于是哪里不一样,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格瑞太冷,嘉德罗斯太傲,雷狮太狂。

        只有安迷修,太过——温柔?

        从那之后每一天,金都会抱着他的速写本去那家咖啡店点一杯卡布奇诺,虽然他实际上并不是很喜欢这类苦味略重的东西,但谁让他的第一杯卡布奇诺是安迷修端上来的呢?

        久而久之,两人也算是混了个眼熟,偶尔会在清闲时交谈两句,却并没有深交。

        金的速写本上满是安迷修工作时的草图,虽然一直是一个人,也一直是那套黑白的燕尾侍从服,可金从不觉得厌倦,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却在被察觉的瞬间扭过头不敢对视。

        太过认真的金竟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卡布奇诺已经被换成温热的牛奶,当他回过神用舌头舔过自己唇瓣上残留的奶泡时,金才发现那令他讨厌的苦涩味变成了香甜……还是刻意加了糖的。

        金不想麻烦咖啡店再给他换一下,索性就当自己点了杯牛奶,反正这更合自己口味不是吗?虽然他觉得按照安迷修认真的工作态度是不应该出现这种问题的。

        “抱歉啊金,我们店长说一直喝咖啡对身体并不好,所以我就自作主张替你换成牛奶了。”安迷修对金歉意的笑了笑,不向是做错事那样慌乱的解释。

        “没关系的,你也是为了我好啊!”反倒是金,白皙的脸颊升腾起了两抹绯红,笑容却反而是慌乱的那个。

        当金喝到底时,他在那杯底看到了一枚漂亮的戒指,少见的绿色钻石不知怎的让金觉得有点像安迷修的眼睛,可钻石却也不如他湖色的双眼璀璨。

        “那个,安迷修……这个是?”金用纸巾把戒指擦干净递向安迷修,可对方却并没有收回。

        “知道吗金,自从你第一次来到我们店里,店长就对你一见钟情了。”他磁性的声音放的越发温柔,普通讲述一个睡前故事般娓娓道来,仿佛他提高一点音量就会把金吓跑了似的。

        “你们的……店长?”金觉得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会有人和自己在同一时刻有了同一种感觉,“你们的店长是?”

        安迷修单膝下跪,温柔的托起金的手亲吻了他的手背,就像历史中忠心的骑士对公主托付着忠心般正式,俊美的眉眼间溢于言表的,是灼热的爱意。

        “那个对你一见钟情的店长,就是我。”

@洋葱✨✨—莫龙我男人
@莫龙桑✨✨洋葱怎么这么可爱
@南极熊-最近忙起来了很少更新

       

       
       

评论(5)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