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言律——勉强是个双修

@隔壁小孩,阿肆我CP别撩谢谢٩۹(๑•̀ω•́ ๑)۶

葱儿是闺密,莫龙龙是天使,南极熊是画绑!

吃各种主角受,尤其all金、All叶、All路、All出久、暗表,部分动漫杂食,请不要推对家或者逆向CP谢谢(你的口味不代表所有人都接受请养成一个良好的道德素质)!

BL,部分BG都能接受,但打死不吃对家,一般不接受攻受逆位。

吃定一个CP就绝不会退坑,请不要再催我填坑我一定会更新的!(谁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填完?)虽然我码文比较随缘……

ky退散!!!打爆ky的狗头!!!祖国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们把枪口对准自家人?!

本人极度重口味,车车常被屏蔽,如果有想要的小可爱可以找我私信,但千万不要外传谢谢!

还有一件事,我是不介意别人转载我的文啦,但是在转载之前可以先和我说一声咩?

【安金24h】甜蜜暴击〈安哥生贺〉

        我相信就算我不说你们也一定知道我写的什么沙雕梗😂
        513安哥生日快乐!母亲节快乐!
——————————————————————
        今天依然是平淡的,和平常没有什么变化,至少对其他人而言是这样的。

        和平常一样开店营业,修剪花农披星戴月送来的鲜花,对每一位顾客和街坊邻居微笑问好闲谈片刻。

        今天与昨天与明天不会有什么不同。

        安迷修心想,这没什么。

        只不过是……没有人记得他的生日罢了,他是个成年人,生日而已,过不过都一样。

        多年前才有的酸涩伤感莫名涌出又被强压在心底,翡翠般的湖色眼瞳放弃了聚焦,安迷修端着刚才套餐里没喝完的咖啡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发呆。

        他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对从未体会过的生日有了莫名的执着呢。

        长叹了一口气安迷修扬起头闭上眼睛想小憇一会儿,但中午喝咖啡也真不是个好选择,他的精神怠倦了,可神经却还清醒着,闭上眼也只有发困的眼珠得到了暂时的休息。

        但这片刻的宁静也被打断了,他的脸上突然被一个带着点温热的毛茸茸的东西糊在了脸上。

        安迷修错愕的睁开眼,入眼的是一只金色的蜜袋鼬,它正用一双奇异的水灵灵的天蓝色大眼睛看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能从中看出它似乎是……很高兴?

        看来自己是真的神经过度疲劳了吧。

        安迷修没有动,在他看来这只蜜袋鼬应该会自己离开,它应该是别人养的宠物才对,颜色这么亮眼的蜜袋鼬不可能是野生的。

        可出乎了安迷修的预料,这只蜜袋鼬确实从他脸上下去了,可它却像是刚出生的幼崽一样,摇摇晃晃的不会走路,结果它一个不小心就从安迷修宽大的休闲服领口滑进去了。

        安迷修也是吓了一跳,他从未与别人有过肌肤之亲那种程度的赤诚相见,那团毛茸茸的小东西却从他在衣服下根本看不出来的精壮身体上以最近的距离滑过,那感觉太过陌生。

        但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用手接住了那只笨拙的蜜袋鼬,小家伙从衣摆下出来就死死抱着安迷修的手不放,却像害羞般用屁股对着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莫名其妙因为生日而涌起的酸涩感被这个小家伙打散了。

        有些高兴。

        安迷修心想,今天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他陪这小家伙等了很久,但似乎没有任何人来寻找自己丢失的宠物,安迷修顺了顺金软乎乎的皮毛,突然有了几分同病相连。

        “金”是安迷修的学弟,金发蓝眼让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个名字,在脑海里盘旋挥之不去,两者真的是太像了。

        安迷修很喜欢金啊,喜欢到不能再喜欢的那种,虽然是第一次喜欢一个人,但安迷修知道自己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喜欢其他人了。

        ——即使自己根本没有机会。

        “你也是被人丢弃的吗?”安迷修看了眼时间,道场开课的时间快到了,他必须得回去才行,所以安迷修姑且把金一起带走了。

        花店是早上的工作,而下午,安迷修却是剑道场的老师。

        终于并没有充足的休息,所以太阳穴有些因为休眠不足而带来刺痛,安迷修的生活一向很规律,被这金打乱,也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罢了。

        金实在太人性化了。

       在换道服的时候,安迷修注意到这小家伙又拿屁股对着自己了,还缩起来团成了球状——就像是在害羞。

        安迷修觉得他应该去看看医生了。

        他要去上课了,可金要怎么安置?总不能锁柜子里啊,放包里估计也会被闷死,安迷修看着乖乖坐在他手心的金,而金也用圆圆的大眼睛看着安迷修,大眼瞪小眼的发了半晌呆。

        “你要是能听懂我说话乖乖在一个地方呆着就好了。”安迷修最终放弃了思考无奈的说了一句话,下一秒他却震惊了,金居然点头了!

        “你,你能听懂我说话?”目瞪口呆,安迷修只能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但这样倒是省事了。

        今天安迷修依旧在因为他的两个天才问题学生感到头痛,格瑞和嘉德罗斯今天的脾气异常暴躁,嘉德罗斯也就算了,格瑞今天的攻势也异常主动。

        而乖巧蹲在他长椅外套上的金也赚足了女学员的目光和零食。

        这让处处受到掣制的安迷修很心累,和所有学生老师道别后,金就“噌噌噌”跑过来抓着安迷修的衣服跑到了他的肩上,同小小的头去蹭他脸上滑落的汗珠。

        “没关系的金,我没有那么累。”安迷修看着窗外山头上的黄昏落日,他暖棕的发渲染了一层朦胧的金,金就更像是一个在发光的金子一样熠熠生辉。

        “你知道吗金?今天,其实是我的生日……”诺大的道场,安迷修就像是自言自语般倾诉着。

        他已经很久没有倾诉了,从他在出生那天被抛弃,到被孤儿院收留,再到被他被小混混欺负时认识的师傅收养,他语气平淡的就像再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那怎么可能真的微不足道呢?经历这一切的可都是幼年的安迷修。

         一个从出生就被抛弃的孩子。

        “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安迷修眼中的伤感参杂了温柔的爱意,嘴角勾勒出了好看的弧度,“我喜欢你啊,金……”

        安迷修鼻子一酸,眼泪很不争气的一下子就从他俊美的脸上滑落了,就像个孤立无助的孩子,“我不想要蛋糕,也不想要礼物,我真正想要的是你啊……”

        安迷修觉得他真的是魔怔了,怎么会对一只今天刚捡到的蜜袋鼬说这么多呢?可能是因为它听得懂,但又不会把这些事说出去吧。

        “谢谢。”

        金不见了。

        安迷修回到家后才发现一直蹲在他肩上的金不见了,带着他倾诉的秘密一起消失了,他焦急的跑出门去寻找那个小小的金色,但其实他也知道,找不回来了。

        是金自己走的。

        心里凉了半截,一盆凉水又把他浇醒了,今天和平常……没什么区别,只是多了个插曲而已。

         即使今天是他的生日。

        你在期盼什么呢安迷修?你已经是个大人了,生日而已,过不过都一样。

        没有什么特殊的,今天对你而言本来就不应该高兴,你是在这天被抛弃的不是吗?

        安迷修浑浑噩噩的走到家门口,却看见了一个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人——金。

        不是他丢失的蜜袋鼬,而是他喜欢到不能再喜欢的那个人。

         他努力想撑起往日的笑容对金温柔的问声好,可他做不到。

         金飞扑到了他怀里紧紧抱着,金色的小脑袋埋在他的胸膛,安迷修吓的不敢说话也不敢动弹,他怕这是梦境,一碰就散了。

         过了很久安迷修才意识到不对劲,他胸膛那片衣服已经湿了,那不会是汗,而是金在哭。

        “怎么了金?谁欺负你了吗?!”安迷修扶住金的肩膀,盛满温柔的眼顿时充满了怒意。

        “没有,谁都没有欺负我。”金抬起头,眼睛和小鼻子都是通红的了,“我是在生我自己的气。”

        “如果能早点知道就好了!”

        “如果能早点告诉你就好了!”

        “生日快乐啊你这个笨蛋!我也喜欢你啊安迷修!”

评论(6)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