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言律

我已经满脑子都是填不完的坑了……

《归零》「维勇/尤勇/r18有慎入」
〈一〉
    我居然……输了么?
    维克多前所未有的迷茫而颓废着,房间内反复重播着那首‘伴我身边不要离开’,随之练习了千万次的歌曲,却无法令他再一次找到手到擒来的熟悉感。
    他对滑冰与生俱来的天赋仿佛随着那个被他利用抛弃后伤透了心的少年一并消失了。
    在听到胜生勇利要结婚的消息时,维克多以为自己是不在意的,因为他内心什么反应都没有,反而很平静,平静的泛不起一丝波澜。
    虽然没有收到勇利的请柬,但作为他曾经的教练,我肯定会送给他祝福礼的。
    他这么对克里斯托夫说道,但他把好友送出门时,却浑身酸涩到无力。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并不需要难过吧?接近勇利,成为他的教练不过是借口罢了不是么?他只是从勇利身上看到了能使自己达到更高的可能性而已,交换的玩笑般的戒指,不过是得到他信任的道具不是么?
    可是为什么?自己都明白自己是如此自私的一个人的自己,却开始慌张了啊?
    那个要与胜生勇利真正交换戒指的人,不是几年前被大家认定要与他光明正大私定终身的自己,而是……尤里,那个尤里·普利塞提。
    自己带在那个少年手上的戒指将被摘下替代,扔到不知名的地方永远消失,自己在那个少年心中的位置将渐渐被他的爱人抹消替代,无可动摇。
    就算自己曾是他滑冰的偶像,但那又怎样?尤里·普利塞提将会陪胜生勇利渡过更长久的时间,并且同样会成为,并终将替代自己位置的更优秀的花滑选手的尤里,依旧会渐渐占据自己曾在勇利心中的位置。
    到最后,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将与胜生勇利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他输了,非常彻底的,输给了尤里,也输给了勇利。
    而这一输的代价,不是拿不到连冠的金牌,而是人生。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是个自私的人,他的爱终归只有那一点点,比普通人少了太多的一点点,而他全部给了自己和滑冰,除此之外别无他物,然而他不经意间将爱交给了胜生勇利,连滑冰都再也找不到敲打灵魂的节奏。
    既然这样,我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维克多这么想道,他忘记自己何时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
    深夜的俄罗斯美的不真实,但寒冷的风却拂去了那一层纱,连维克多最后的迷惘都带走了。
    即使我离开了,也没有什么吧,反正他也不会知道。
    这么想着的维克多笑了,仿佛把童话展现出的,犹如深夜俄罗斯那般美的不真实的脸庞,在短暂的几秒后,落在了肮脏的尘世,连同滚烫的鲜红罪孽。
    那首‘不要离开伴我身边’依旧在空荡的公寓中回荡,却再也无法挽留任何人。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