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言律——勉强是个双修

@隔壁小孩,阿肆我CP别撩谢谢٩۹(๑•̀ω•́ ๑)۶

葱儿是闺密,莫龙龙是天使,南极熊是画绑!

吃各种主角受,尤其all金、All叶、All路、All出久、暗表,部分动漫杂食,请不要推对家或者逆向CP谢谢(你的口味不代表所有人都接受请养成一个良好的道德素质)!

BL,部分BG都能接受,但打死不吃对家,一般不接受攻受逆位。

吃定一个CP就绝不会退坑,请不要再催我填坑我一定会更新的!(谁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填完?)虽然我码文比较随缘……

ky退散!!!打爆ky的狗头!!!祖国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们把枪口对准自家人?!

本人极度重口味,车车常被屏蔽,如果有想要的小可爱可以找我私信,但千万不要外传谢谢!

还有一件事,我是不介意别人转载我的文啦,但是在转载之前可以先和我说一声咩?

【嘉金】女装只有零次或第N次

       我真的……断更好久了,以前的坑还没填又来挖新坑啦~
       女装大佬嘉X社畜金了解一下?年龄差有,性格OOC,不喜勿入。
————————————————————
       “所以说……你是男的?”金一脸诧异的看着面前正恶狠狠瞪着自己的“女孩子”,因为本来就比金高还穿着高跟鞋所以几乎是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金。

       “是又怎样?”嘉德罗斯一手撑在墙壁上一边低下头靠近金,将对方几乎是完全笼罩在自己的阴影里,他饶有兴趣的看着刚刚这个自不量力想要“英雄救美”的男人,明明已经是个社畜了可脸依旧嫩的像个大学生……身高也是。

       “对、对不起打扰了!我这就走!”金扭头就想从嘉德罗斯的胳膊底下绕过去离开,但事情没能如他所愿,嘉德罗斯拉住了他的衬衣衣领,脖颈间突然的窒息感勒的金猛然咳嗽起来。

      “哼,以后别多管闲事,渣渣!”嘉德罗斯看着金那双水蓝色的眼中流露的胆怯和隐隐的倔强,心情莫名愉悦起来,本来是想揍他一顿出气的,但他现在突然没了这个兴致没时间了,得赶在门禁之前紧回去才行。
 
       “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

       嘉德罗斯谑笑着低下头靠近了金的脖颈,露出了与生俱来的尖锐虎牙。

       第二天。

       金的眼角抽了抽,眼前突然闯入会议室的金发金瞳的男生一脸凶恶的瞪着自己,看着他越走越近,金就觉得屁股底下的皮椅突然就像着了火一样催促着他赶紧离开,但他没法动弹,反常沉默的董事长居然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闹剧,似乎对这种事习以为常了。

       “这个渣渣,我带走了!”嘉德罗斯说完就拉着金的手腕几乎是用拖的把他带走了,会议室的众位高层面面相觑,只有董事长轻咳了一声,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这位带有中年男性成熟魅力的白发男人。

       “不用管他,继续。”这句话毫无疑问是命令而不是宣告,没有人敢向这位帝王多问什么,会议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中维持了下来,但这次项目的主要负责人金不在,所以也就草草了结了。

       “十分抱歉董事长,是我没有拉住嘉德罗斯大人!”红发的青年站在桌前,脸色却是有些慌乱。

       圣空集团的董事长单指敲击着桌面,一下一下仿佛在控制人的心跳,但他面容上带着笑,似乎心情不错。

       “随他去吧,反正这里早晚是他的。”

       “我警告过你吧,渣渣?”嘉德罗斯把金扔到了休息室的沙发上,顺势用权限反锁了唯一的出入口。

       “我、我没想到,你居然会是……”会是圣空集团的大少爷,金目光闪躲着,谁能想到就这么巧偏偏让他碰上了嘉德罗斯,还偏偏撞见了这位大少爷不为人知的“爱好”。

       简直是欲哭无泪,金的手不禁摸到了耳垂上,那里还充血红肿着,昨天嘉德罗斯几乎是要把这点肉咬下来一样报复着金。

       以及少年在他耳边故意呼出的热气和狂妄磁性的声音似乎历历在目的残留着令人酥了骨头的幻觉……

       “如果让我再看见你,我会让你这辈子下不了床!”
      
      

        原来的车车果然被禁了😂,所以这次加点遮蔽~前三张是以前的涂鸦草稿,想看车车的亲往后翻哦(´-ω-`)

【All金】我的脑内选项今天也在逼我作死〈11—15〉

〈11〉

        如果论金最不想遇到的人,那凹凸小霸王嘉德罗斯绝对名列榜首。

        但嘉德罗斯每天都想找金的麻♂烦。

〈12〉

        当金正在竭力躲避嘉德罗斯的攻击时,系统又上线了。

      【选项A.对嘉德罗斯大喊“我喜欢你!”】

      【选项B.对嘉德罗斯大喊“我最喜欢格瑞了!”】

〈13〉

        金瞬间就做出了选择,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深吸一口气大喊:“我最喜欢格瑞了!”

        白嫩的脸上还因为用力过猛而一片红晕,看起来就像害羞。

〈14〉

        不知道是不是金的错觉,嘉德罗斯当时好像中了麻痹一样傻站在原地,整个人都灰暗到掉色了。

        这个暴躁的天才儿童看起来快哭了。

〈15〉

        之后嘉德罗斯越发频繁的找格瑞的碴 ,然而当事人金并没有察觉发生了什么。

【All金】土味情话

        因为单身至今,所以我对于这种梗……真的抱有很大的怨念。
〈1〉

        ‘情话’是门需要活学活用的学问,当然,它还有一些必要的条件才能成功。

        首先你得有张看的过去的脸,长的好看的人说情话那才叫做撩人对不对?

        其次是你的声音要足够好听,那样情话的威力才会翻倍暴击,毕竟世界上有句话叫做“好听到让耳朵怀孕”对吧?

        然后是讲情话的地点和时机,这也是要随机应变的,就类似于一种气运加成的buff。

        最重要的一点是你的感情要足够真挚,直视对方的眼睛,让你的感情强烈到足以感染对方感染环境,那么这人你八成也就追到手了,当然如果你是说着逗别人玩玩那就是另当别论。

        情话对男女都是通用的,但如果你遇到一个情商低怎么也撩不动的人,那么恭喜你,你多半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钢铁直男!

         ……遇到这种,最好还是打直球为妙,实在不行就请硬上吧。

〈2〉

        因为假期的最后一天即将结束,所以金昨晚玩的有些疯了,导致的结果就是报道这天他雷打不动的睡过了头。

        当金终于被闹钟叫醒时他睡眼惺忪的看了眼那闪烁的光屏,七点五十,而报道的时间是八点整。

       “完了完了完了要迟到了!!!”金急匆匆的收拾完连早饭也顾不上吃就向学校狂奔,结果在快到学校的十字路口的拐角,他的脸猛的装上了一个……结实的背部。

        对方倒没怎么,反而是金这小身板倒坐在地,他一边揉着撞红的鼻子一边把眼泪憋回眼眶,一双圆圆的蓝眼睛被水雾朦胧又故作坚强的样子却是可爱的紧。

        “对不起对不起我太着急……了……”当金抬起头连忙道歉时,却看到了一个他并不想看到的人,那个全校第一的——嘉德罗斯。

        这两个人真的是互相各种看不顺眼,而且一直是嘉德罗斯单方面找金的麻烦。

        “渣渣你走路的时候都不会看路的吗?”明明同样快迟到可嘉德罗斯还是一脸不在乎的表情,甚至是因为金撞到了他才有些不耐烦的表情。

        “非要往我心里撞!”

        “……自大狂你脑子被门挤了吗?”

〈3〉

        凯利很早就对金表白过,只不过金这个情商低到无可救药的钢铁直男完全以为凯利是在捉弄自己。

        这就是有前科的坏处。

        凯利早就料到金今天会迟到,所以他特意把早餐都给这个笨蛋买好了。

        “谢谢你凯利!我从早上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呢。”金的肚子很应景的发出了“咕——”的声音,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但吃包子时完全是狼吞虎咽。

        看着金鼓鼓的腮帮子,凯利顺手抽了张纸巾替他擦去了嘴边的油渍,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喜欢你可真是一件麻烦的事。”

        “是吗?我也很喜欢凯利你啊,但我完全不觉得麻烦呢!”金很认真的看着凯莉,殊不知这样认真的可爱模样却逗笑了凯利。

        两者的“喜欢”可是完全不同的意思,可偏偏这个小笨蛋就是不懂。

        “庆幸吧金,好在我凯利少爷偏偏喜欢找麻烦。”

〈3〉

        紫堂幻是紫堂家的大少爷,可却天生胆小怯懦,所以他始终抬不起头来,还一直被欺负,从家里的兄弟到学校同学,没有人愿意和他做朋友。

        直到他遇见了金,这个和他完全不一样,好似沐浴着阳光成长的少年,不会瞧不起自己,愿意与自己做朋友,不仅替他赶走勒索的混混,还敢当面指责他父亲的不称职。

        “谢谢你,金。”紫堂幻闭上眼轻笑着放下了笔,在他的日记里,记录着这样一句他永远也不敢当面对金说出来的话……

        “幸好我花光了所有运气,在有生的瞬间能够遇到你。”

〈4〉

       金和嘉德罗斯不对头,但和他小弟雷德关系倒是挺好,抛开那相像的跳脱性格不谈,他俩可还是同寝室上下铺的兄弟。

        但最近金却没怎么和雷德说话,刚通关了游戏却没有人分享喜悦这让金有些小郁闷,所以他平躺在床上抬起双脚对上铺的床板就是一阵猛蹬。

        吓的雷德差点把电脑扔下去,但他刚写完的一篇论文还没保存就文档就不小心被关了,好在他还记得下铺的人是金,不然他真的会跳下去和对方拼命。

        “你突然发的什么疯啊?”雷德从床沿探出头倒吊着问道,倒垂着的血红色长发乍一看还十分吓人。

        “谁叫你最近都不怎么理我了嘛……”金撇了撇嘴,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但这演技实在是有些拙劣,雷德一眼就看出这家伙是装的,立马明白他是有些小寂寞了,心里突然冒出了逗逗他的想法。

        “没办法,我最近有些忙啊。”雷德双手向下一伸就捏到了金软软的脸。

        “忙什么?”金摇头摆脱了雷德不老实的手,却还是对对方的事有些好奇。

         “还能忙什么?当然是忙着喜欢你啊~”

        “耍我很好玩吗雷德?!”

        金或许不知道,雷德这话虽然像是半开玩笑说出来的,但……他可一直是很认真的。

〈5〉

        格瑞和金是发小,两人从小到大基本上就没分开过,从小学、初中、高中再到大学都一直是一个班的,但今年格瑞必须要作为交换生去往遥远的A国。

        他们对彼此的存在简直像呼吸一样习惯,突然分开了都是有些不适应,所以即使冷漠如格瑞也禁不住金的请求答应多打几次电话通几次视频什么的。

        “格瑞格瑞!你还好吗?”金就算再怎么神经大条,也还是会担心发小的,所以询问时总是包含着浓浓的关切。

         “我很好。”格瑞说话总是言简意赅的,甚至不怎么哎搭理人,但对于金的问题他都会耐心回答。

        “格瑞你在A国还习惯吗?听姐姐说那里的环境和这里反差很大呢。”

        “这里很好,你该睡了。”

        因为时间差的关系他们每次都不会聊很久,每次都是格瑞板着脸逼金赶紧睡觉的。

        每当屏幕关闭,格瑞都会看着那一片黑暗发会儿呆,他对一切适应的都很好,不论是交流还是食宿,可他总是没有把话说完。

        “这里很好……可就是没有你。”

〈6〉

        金的同桌卡米尔是个不折不扣的甜食控,经常会带些自己做的蛋糕甜点来学校,那甜腻的味道或许有些女孩子都受不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卡路里在卡米尔身上完全体现不出来。

        可今天卡米尔这个一缺甜食就丧化的人居然没有带任何甜食来学校,还很正常的听完了一天的课,只不过他时不时就往金这边看,虽然他平常也这样,但今天次数却更频繁了,频繁到连金这么迟钝的人都察觉到了。

        “卡米尔今天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金觉得有些反常,所以下课后他特意询问道,但不论那双圆溜溜的眼睛再怎么打量,都没有发现卡米尔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因为你,我最近长胖了。”卡米尔很认真的对金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来。

         “胖……胖了?!因为我?为什么?!!”金觉得卡米尔可能是发烧了,你看他那么聪明的脑袋都能说出这种胡话了不是烧傻了什么?!

        “因为你实在太甜了。”

        “比甜食还甜。”

        那双与金同色的蓝眸,勾勒出了一湾从未有过的温柔笑意,可金却是一脸惊悚的表情。

        “我……我我我我带你去医务室!!”说完就拉着卡米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医务室狂奔而去。

        ……MMP我真想把你直接按在地上摩擦。

〈7〉

        早在卡米尔之前,金和他哥雷狮就认识了,还是在游戏里。

        金的游戏技术已经能算作普通玩家中的高手了,可雷狮硬生生凭借蛇皮走位把游戏玩出了一种氪金开挂出bug的高度。

        那次他们正好匹配到一队,当金完全靠雷狮碾压式的操作打爆对方水晶后就发了条语音表达了一下赞叹,他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但雷狮的好友申请却发过来了,熟了以后才知道原来对方就和自己在一所大学。

        但是,雷狮这货却经常鸽人,俗称挂机。

        “雷狮!说好的开黑我又鸽我!”金气呼呼的踹开了雷狮宿舍的房门,“你到底还上不上段位了?!”

        “当让要上,但是……”雷狮一把把金拉过来就扔在了自己床上,双手撑在金脑袋两侧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俊美的脸挂上了惯有的坏笑。

        “段位和你,我都要上。”

        “大白天的说什么梦话。”金白了雷狮一眼,这人这样调戏他不是一次两次,但他好像偏偏还以此为乐。

        “谁叫你已经弄乱了我的心?”雷狮的指尖在金的胸口画了个十字,“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来弄乱我的床?”

        “自己滚去!”

〈8〉

        安迷修是金的学长,和雷狮同一个年级,还是学生会的会长,根正苗红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那种好学生,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

        但安迷修唯一的缺点是,明明长的不错但就是不讨女孩子喜欢,以他为圆点直径一米的范围内,是没有女孩子存在的。

        但是却很喜欢围着他的学弟金打转。

         “金,能不能陪在下去找一匹马?”安迷修 耳尖烧的发红,但那双湖色的双眼依旧直勾勾的看着金。

        “马?学校里有养马吗?”金好奇的问道,他知道凹凸大学很牛逼,各种拟态学习环境都有,但没想到居然还养了动物?

        “不是的金!”安迷修抓住了金的双肩,“在下想找的……是你的微信号码。”

@南极熊 麻烦你啦熊宝!!!

【嘉金】特殊奖品(开车/骚话注意)        

【嘉金】特殊奖品(开车/骚话注意)
        久违的开车车没想到居然一次扯了五千字(5000整哦(´-ω-`),特意凑了个整),还是个烂尾车……如果觉得我刹车了你可以打我,反正你也打不到对不对?在心里锤锤你们冷漠无情的即墨酱就好了~
        不知道中间没河蟹会不会被禁,在下面放个连接,手机党点不了的可以走评论区哦ヽ(*´з`*)ノ

https://shimo.im/docs/lq4jxwPVqQgDSKlC 点击链接查看「【嘉金】特殊奖品(骚话注意~)」,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啊啊啊啊啊漫画真好,虽然短但是我同时吃到了瑞金,幻金,凯金,嘉金的糖啊啊啊啊!!!虽然是我戴了滤镜但是果然好甜,突然就有了修罗场的感jio!
        P1里瑞哥你是一直看着金金醒来才放心的转头了吧!老妈子幻幻果然超关心金金的!凯莉大佬你是金金随叫随到啊!这么宠的吗?!
        P2嘉嘉完全像是在等金金的样子啊!毕竟虽然有规则但是看到瑞哥完全没有过来挑衅哎~金宝悄悄话真的不会吹红耳朵吗?!瑞哥一脸淡定,正宫气场果然强大!
        P3嘉金糖(腐女滤镜)真好吃!(求你们快去民政局领证吧!)看到凯莉攻击金金就生气了哎~别傲娇了这就是爱!!!
        占tag抱歉

【All金】归于平凡②

        这或许会成为……我第一个长篇坑?依旧码文随缘分,更新看心情啦~

*注意*

        ◆凹凸女子大都性转成小哥哥

        ◆角色性格OOC注意

        ◆本文为了宠金而写(对!没错!金他怎么这么可爱?)

        ◆不喜请点击右上角的叉叉谢谢(ky退散!)
——————————————————————————
〈2〉
        身为幼稚园的老师就必须得具备充足的耐心,面对一个个小团子突如其来的哭闹要保持镇定的微笑去安慰他们,简单来说就是心大一点儿才好,看不开的被活生生的气死都有可能。

        安迷修看着偷偷爬上金午睡的床正试图扒他裤子的雷狮,心中第无数次次飘过MMP这三个字,他深呼吸一边尝试着压抑把这熊皮孩子暴打一顿的冲动,一边告诫自己雷狮还只是个孩子。

        “雷狮你都是大班的孩子了,为什么还要欺负比你小的小朋友?”安迷修觉得如果金是整个幼稚园让他最省心的孩子,那么雷狮就完全是他的反面。

        无时无刻不在想方设法的逃离幼稚园,热衷于欺负别人,抢别人的玩具和点心,上至安迷修下至刚入园的小朋友很少没有被他气过的,这也不是说他童年缺爱什么的,这少爷纯粹是天性解放。

        当然还是有那么几个例外的人,比如说他弟弟卡米尔,本来一个看起来挺乖的小团子没想到是个白切黑,多数被抢的点心也大都到他胃里去了,但他看起来真的是安静乖巧,所以所有人大都以为是被他哥带坏了,也就不忍心再责问什么,其实不然……

        有些腹黑,可是天生的。

        再比如说金,讲真不是雷狮突然发了好心放过欺负他什么的,而是他不知道金有幸运A+的天赋buff,所以三番五次都没有整到金,所以忍无可忍的雷狮才亲自来收拾金。

        雷狮性子有些恶劣,所以他本意是把这个小团子扒光然后把他的衣服藏起来,让他下午没有衣服穿光溜溜的被所有人嘲笑,但没想到恰巧被安迷修抓了个正着。

        “哼,我一定要欺负到让那个小鬼哭出来才行!”雷狮直接扭过脸完全不看安迷修,在他眼里这个一直阻挠他计划的园长真的太过碍眼了。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欺负金?我听说你这半个月一门心思都在想怎么整金,都没有再抢过别人点心了。”安迷修也有些奇怪,雷狮可从没有为了整一个人而花费这么长时间的,那些单纯的小团子向来轻而易举就被骗了。

        “要你管?!”不知是因为恼羞成怒还是什么,雷狮没好气得给了安迷修一个白眼就自己跑出去了,安迷修也没有生气,毕竟他也不是第一天和这熊孩子“斗智斗勇”。

        “还是要多看着点金啊,他身边的麻烦真的是……有点多啊。”安迷修看着电脑屏幕的监控显示器上不大好的金,无可奈何的笑了笑,似,似乎是带了些宠溺乎是带了些宠溺,对待小孩子,要有耐心才行。

        金午睡后一向是被嘉德罗斯叫起来的,但那方法可一点也不温柔。

        “假的螺丝泥能不能不要再掐窝滴脸了?嚎痛。”金捂着自己被嘉德罗斯掐红的脸,用自以为恶狠狠的眼神瞪着面前趾高气昂的嘉德罗斯,但他那“恶狠狠”的眼神看起来倒像是在撒娇。

        “哼,要不是你这个渣渣像小猪一样睡死了我才懒得叫你呢!”嘉德罗斯把不离身的围巾又往高拉了些好遮住自己的脸,傲娇的小团子在说谎时还是会脸红,明明是特意早起守在金床边的。被嘉德罗斯叫起来的,但那方法可一点也不温柔。

        “哎呀呀,真没看出来嘉德罗斯大少爷居然是个情种呢~”一旁的凯利老师依旧没个正形的对两个金发的小团子调侃道,黑色的长发聚拢在脑后扎了个简单的马尾,笑着对金眨了下右眼,嘴里还咬着不知道是什么口味的棒棒糖,光滑漂亮的脸蛋看起来却有些雌雄莫辨。

        “谁,谁是情种了!你这个伪娘不要那么恶心的对我们眨眼啊!”嘉德罗斯一巴掌糊到金脸上就要去堵他那双蓝盈盈的眼睛,一边又用身体把凯利和金隔开。

        “唔,魏凉素什么?”金也用小手把嘉德罗斯的手从他脸上扒下来了,眨巴眨巴眼睛仔细看了看凯利,从他进幼稚园以来大家都对他很好(?),尤其是紫堂幻老师和凯利老师,可一直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嘉德罗斯却特别不喜欢凯利老师,明明凯利老师会经常给大家发糖,也会给他们讲睡前故事。

        “渣渣,你觉得他是男是女?”嘉德罗斯毫不客气的指着凯利对金问道。

        “凯利老师当然素女的哇。”金一脸当然的表情,夹杂着些许小疑惑,这不是一件很慢看出来的事情吧?凯莉老师很漂亮,还是长发,这在金的意识里就该是女生才有的特征。

        “笨死了渣渣!他明明是个男的!”嘉德罗斯恶狠狠的又掐着金软软的脸蛋说道,“渣渣你看清楚了!他既没有胸,还有喉结!”

         金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立马挣脱嘉德罗斯的“魔爪”跑到凯利老师身边观察起来,凯利老师胸前确实和变得女老师不一样,没有鼓起来的地方!

        “知道了吧渣渣?像他这种男扮女装的家伙就叫伪娘!”嘉德罗斯有些得意的说,金知道凯利的这种怪癖以后就会自动远离这个以搞事为乐还觊觎着他的家伙了吧?

        “我说你也懂的太多了吧,嘉德罗斯大少爷?”凯利眯起了眼,同样是蓝色的眸子,他的就要深邃的多了,宛若水平面之下千米的深海,难以见到光芒,暗流涌动。

        “金,难道我是男的你就不喜欢老师了吗?”凯利转过头来对紧紧抓着他围裙的金调换了完全不同的语气,七分温柔,两分可怜,一分狡诈,再加上他精湛的演技所表演出的委屈,迷惑金这种天然的小可爱已是绰绰有余。

        “当然不会!”金的确是不在意凯利到底是男是女,只不过有些惊奇罢了。

        “哼!你也就会这种骗小孩的伎俩了!”嘉德罗斯有些气不过,看着金毫不在意的样子,心里暗道这个渣渣核桃一样的脑袋瓜怎么就是砸不开,但他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拉着金向小班教室走了。

        “凯利老师,你就不能……换成男装吗?”安迷修看着满不在乎的凯莉无奈的说,当初他也差点以为凯利是一位小姐,现在想想,简直就像是黑历史一般是他挥之不去的噩梦。

        那天在男老师更衣室,凯利的男士四角内裤和他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精壮身材,以及……那不比自己差的小兄弟。

        世界观都差点崩塌了好吗?!这年头小姐姐裙子底下都是怪兽?

         “不好,金喜欢我这个样子嘛~”凯利撇了撇嘴,向安迷修递出了两根棒棒糖,一个是蓝莓,一个是橘子。

        然而在安迷修道谢接过糖后,凯莉拿出了他正咬着的棒棒糖,是翠绿的青苹果。

         “这颗青涩的小苹果,我就不客气的吃掉喽~”

        “别太过分了,凯利老师,金他……”安迷修斟酌了一下唇齿间的字眼,湖色的眸子荡漾起涟漪,“金他……还是个孩子。”

        “真无趣啊安迷修园长。”凯利转过身摆了摆手,“我还是有分寸的。”

        安迷修望着凯利离开的背影,突然有些心累,现在幼稚园中最大的不安定因素,还是凯利,至少比现在的小雷狮难对付多了。

【All金】归于平凡①

        这或许会成为……我第一个长篇坑?依旧码文随缘分,更新看心情啦~
        *注意*
        ◆凹凸女子大都性转成小哥哥
        ◆角色性格OOC注意    
        ◆本文为了宠金而写(对!没错!金他怎么这么可爱?)
        ◆不喜请点击右上角的叉叉谢谢(ky退散!)
        占tag抱歉。
——————————————————————————————
〈1〉

        总的来说,金还算是个乖宝宝。不挑食,不欺负人,又听话又很有礼貌,虽然有时候他的胆子真的大的有点过了头。

        但胆子大也不是一件坏事,在送金去幼儿园的时候,金没有害怕的哭闹,反而一脸好奇的对在门口迎接新生的园长打招呼。

        安迷修是幼儿园少见的男性园长,虽然长的很帅但意外的不受小姐姐们喜欢,所以单身至今,但好在他是个又温柔又有耐心的人,所以对小孩子们的亲和力倒是蛮高的。

        但像金这样的小孩子他也是很少见,三四岁的孩子正是处于眷恋父母怀抱,对外界陌生的一切充满恐惧的年纪,所以在和父母“分离”的时候他们总是会用哭泣来挽救父母,直到习惯了这种短暂的“分离”,知道太阳落山的时候父母就会来接他/她的时候,这种年纪的小孩子才会不哭不闹的进入幼儿园。

        所以当金拽着安迷修的衣角对他问好的时候才会让安迷修对他有着如此与众不同的印象。

        安迷修看着金,这个孩子也正扬起头看着他,灿烂的金发就像是向日葵的颜色,明亮又不刺眼,白净的小脸还带着些婴儿肥,眼中更像是万里无云的晴空般透澈,懵懂无知又闪闪发光。

        是个看着他笑就能让人心情好起来的、神奇的孩子。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安迷修心中就莫名有了这种想法。

        安迷修半蹲下来摸了摸金的头发,就像他想象中的柔软,还带着一股洗发水的清香,他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窝叫金!”金说话时还有些口齿不清,濡软的奶音却充满了朝气,似乎能甜到人的心坎儿里。

        “你好呀,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园长喽。”小孩子都是可爱的,但安迷修从未想过会有金这样让第一次见面的人就如此喜欢的小孩子,“你不害怕吗?别的小孩子都很害怕和父母分开呢。”

        “窝不怕,因为葛葛说放学就会来接窝!”金软乎乎的小手指向门口,安迷修随他指的方向看去,一个大学生模样的金发少年正直勾勾看向这里,俊俏的脸和金有八九分相像,但他明明是笑着向这里打招呼的,可安迷修却觉得背后阵阵发凉。

        “来,拿好这个。”安迷修从篮子取出了一个金色箭头模样的胸针递给金,“这是每个小朋友独一无二的证明哦。”

        金看起来很高兴,双手捧着金色的箭头,睁大的眼中似乎有“bilingbilng”闪烁的小星星。突然他抬起头对着安迷修的俊脸就啵了一下。

        “蟹蟹老师!介个,超帅气!”金嘴角一咧就是一个灿烂的笑。

        实力单身二十年连女孩子手都没牵过的幼儿园园长安迷修收获了成长至今除父母外的第一个亲亲,虽然对方还是今天第一次见面的小朋友,可脸一下子红的发烫,可以说是纯情的一塌糊涂了。

        其实安迷修应该庆幸秋刚好走了,不然他怕是会被受到这超级弟控“爱”的一拳,然后躺平进入太平间。

        “金……刚刚那个,是谁教你的?”安迷修有些磕巴的问道,虽然知道外国有这样表达好意的习惯,可金不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外国人,也不像混血。

        “葛葛说,表达谢意的时候可以给对方亲亲哦。”金把小箭头小心的装到口袋里,然后掰着手指头开始罗列,“还有高兴的时候,吃饭的时候,起床的时候,睡前的时候……”那副认真的模样让人看着就让人不禁的觉得可爱,但是安迷修却嘴角一抽。

        这弟控是要把自己弟弟往沟里带吗?

        “听我说,金,以后不能随便亲亲别人了哦。”随即安迷修又恢复了温和的笑对金说道。

        “哎?为神莫?”金不解的看向安迷修,在他的意识中哥哥是最亲的人了,哥哥是不会害他的,所以哥哥教他亲亲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因为……亲亲是只有关系特别亲近的人才可以的哦。”安迷修不好意思的摸了摸棕栗色的头发,不敢去直视金那双天真懵懂的眼睛。

        看着在滑梯上玩的开心的金,安迷修又想到了金的哥哥,脸和金有八分相似,气质也是开朗阳光的样子,但就是让人觉得有种太过于喜欢自己弟弟的感觉,这种感情似乎超越了……亲情。

        “希望……是我想太多了吧”安迷修无奈的叹了口气,“弟控还真是难以理解。”

        金的哥哥秋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弟弟金出生后他也是个爱护弟弟的好哥哥,就是这爱护的劲儿似乎有点过了头,只要提到金,秋的所有注意力都会被吸引过去。夸弟弟的话秋能倒豆子一样滔滔不绝和你说个三天三夜,说到弟弟的小毛病时他语气中还是能充满无奈的宠溺。

        简直是对待恋人一样的态度,作为秋的同学兼竹马邻居的丹尼尔不止一次的感受到来自未来大舅子(自定义)的威胁感。

        长的好看就是一种天生的幸运buff,金萌软萌软的脸和天然呆自来熟的性格让他不论在哪个年龄段的人群中都有很好的人缘,就像中国的国宝熊猫在哪个国家都是讨人喜欢的吉祥物,人们巴不得哄着疼着像小祖宗一样供起来。

        但就是有这样一类特立独行的人,明明很喜欢,嘴里却说的是反话,就比如现在堵在金面前的傲娇孩子王嘉德罗斯。

        作为一个早熟的孩子王嘉德罗斯大少爷自然不会在幼儿园门前哭哭啼啼,所以在幼儿园门口嘉德罗斯就看到这个和自己一样发色的渣渣,唯一值得称赞的是不像其他人一样吵,但……笑起来真傻……

        嘉德罗斯是打死也不会承认放金转过来时脸上那灿烂的笑容直接戳爆了自己的小心脏的,绝不!!!

        “少爷,你的脸怎么突然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有哪里不舒服吗?!”来送嘉德罗斯的蒙特祖玛随时注意着大少爷,可他现在却看到自家狂妄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少爷脸突然红的像和西红柿,连耳尖都渲染了红晕,更可怕的是他居然做出了拉围巾遮脸这种疑似害羞的动作。

        害羞,嘉德罗斯,这两个词有什么联系吗?!蒙特祖玛敢用雷德的言情小说发誓他这辈子都没有过这个念头。

        但现实偏偏发生在他眼前了,蒙特祖玛顺着嘉德罗斯注视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他看到那个高举着一个小小的金色箭头满脸雀跃的金,那双好看的蓝眸中折射出了斑驳灿烂的光芒,活力满满的就像一朵盛开的太阳花。

        蒙特祖玛差点被这光芒晃的眼睛,虽然表面依旧冷漠,内心却早已是失意体前屈的疯狂捶地泪流满面。

        神啊!这孩子是天使吗?!!!

        蒙特祖玛,一个少女心萌物控的小哥哥。

        然后就有了眼前嘉德罗斯满幼儿园追着金跑的这一幕,但是,现在虽然是把金堵到了,嘉德罗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瞪着金。

        “拿个……妮造窝有丝么丝吗?”金有些害怕的看着眼前这个一直瞪着自己还追着自己跑的男孩,本来还处于口齿不清阶段的他说话就更加说不清话了,但却也意外的可爱。

        干瞪着金的嘉德罗斯一言不发,突然又脸红起来,这么近距离看这个渣渣胸口“噗通噗通”的感觉越发明显了,战战兢兢害怕的样子就像他养的小兔子。

        但小孩子可不明白什么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嘉德罗斯就是觉得他挺喜欢这个渣渣的,而前面也说了,他可是个傲娇,傲娇会怎样?当然是越喜欢就越要欺负你啦。

        “哼!果然是个渣渣!”嘉德罗斯用肉乎乎的小手开始使劲揉金软软的脸蛋,不一会儿金的脸也发红了,但和嘉德罗斯的脸红明显是不一样的。

        “唔唔!窝才不素咋咋!”金从来都是不甘示弱的,他当然反驳了回去,即使不知道渣渣是什么意思,直觉也告诉嘉德罗斯说的不是什么好的东西。

        现在的嘉德罗斯并不知道“第一印像”的重要性,所以他也不会知道,现在的他已经在金的心里登上了黑名单NO.1。

        嘉德罗斯要是知道了不得委屈成个小哭包?明明我只是想好好看看你,真的!


【ALL金】开车段子合集……②

        在群里又祸害了一群孩子……
        老习惯,点不开走评论~
https://m.weibo.cn/5576842881/4238259138318974

以后 @南极熊 就是我的画绑了!超级高兴套到了大佬!我我我要向全世界吹爆熊宝!她超级可爱的!

南极熊:

啊啊啊啊啊啊,两天半,我TM终于画完啦。开心到哭泣(然而还有一屁股债)。

啊,不好意思,7,8页发反了,改不了了,请各位小可爱自行转换(=^▽^=)。

主播金。玩梗“前面的小哥哥等一下,我给你个东西,我你要不要”。OOC有,原文小改动有。字特丑请注意。
(嘉嘉手里的是棒球棍,毕竟是现代pa,借用了忘记是哪位写文的太太的设定。)
本来是打算在电脑上画的,但是画的太慢,也不会用PS镶字,就放弃了,本来还打算弄个弹幕出来,放弃了,请各位小可爱自行弹幕吧。

原文@即墨•言律——葱儿自己说是我爱人的你们别想了的《前面的小哥哥等一下!》 ,第一次画小故事条漫(这是四格还是条漫。。。呃。反正原来倒是画过四格,这不是重点),可能漫画的表达能力不太好,各位观看的小可爱会看不懂,所以为了观看的小可爱的观看体验,可以先去看这位太太的文,很可爱的文哦。
很对不起太太,明明是春节前好几天就问了太太,说想画这个小故事,超开心太太同意了,结果今天才画完。Orz。好的我有罪,请打我吧。

最后一张是我画图的工具,很平常的东西。

以下都是废话,可以不看。
与上文无关。此为画条漫时的小故事。
1.刚勾完线。
   我爸拿起画看了看。
   爸:“你怎么又画他。”
   我:我爱他他是小天使。
   爸:“还画的是个爱情故事。”
   我:“emmmmm。。。。”
          去TM的爱情,这TM的是友情!这明明就是一群单相思的gay佬和小天使的故事!
   爸:“你能不能画点有深意的东西bsushwbjsjzbdbsjiwbsbd......”
   我:嗯,好像还是,挺有深♂意的?
   话说回来我爸没看出来我画的是男是女,我是该哭还是该笑。
2.色上的快差不多了。
   我爸又拿起来看了看,默默看了我一眼,然后默默地走掉了。
   我:十分惊悚。
3.快要填字了。
   妈:“你怎么还没画完。”
   我:“快了快了,就剩填字了。”
   妈:“哦,快画,画完了我发朋友圈得瑟一下。”(我妈不怎么发旁友圈其实。)
  我:我艹。我艹艹艹艹。
  我:“我。不是。我。嗯。妈,这篇给你发(我画的另一篇小故事),这篇你还是不要发了。”
  妈:“为什么( ¨̮ )”
  我:“emmmmmmm。。。”
  像我妈解释了一下lofter的作用和QQ差不多是同好们的聚居地当然我并没有暴露本质。
  妈:“哎,,Ծ^Ծ,,~那我发这个上去你的版权是不是会有问题,别人会不会盗走你的画。”
  我:“嗯(゜ロ゜)?嗯?嗯。。。是的,没错,现在网上乱七八糟的太多,嗯,对,就是版权,没毛病。”
  妈:“嗯,好的,那不发了。”
  我勒个去,妈你怎么还知道版权呢,我好像没有提到过吧,天哪,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4.画画途中。
   我就在爹妈眼皮子底下画,我爸和我妈时不时就看看我画的咋样了,感觉就像我在爹妈眼皮子底下看黄片一样,我还画的是个“爱情故事”,好羞耻(@ ̄ー ̄@),好想哭(TV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