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言律——勉强是个双修

@隔壁小孩,阿肆我CP别撩谢谢٩۹(๑•̀ω•́ ๑)۶

葱儿是闺密,莫龙龙是天使,南极熊是画绑!

吃各种主角受,尤其all金、All叶、All路、All出久、暗表,部分动漫杂食,请不要推对家或者逆向CP谢谢(你的口味不代表所有人都接受请养成一个良好的道德素质)!

BL,部分BG都能接受,但打死不吃对家,一般不接受攻受逆位。

吃定一个CP就绝不会退坑,请不要再催我填坑我一定会更新的!(谁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填完?)虽然我码文比较随缘……

ky退散!!!打爆ky的狗头!!!祖国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们把枪口对准自家人?!

本人极度重口味,车车常被屏蔽,如果有想要的小可爱可以找我私信,但千万不要外传谢谢!

还有一件事,我是不介意别人转载我的文啦,但是在转载之前可以先和我说一声咩?

       铺色选手即墨在光棍节来作妖啦~
       试了新的上色方法,但为什么这么多人没注意到最大的亮点……金金他
       真的没穿裤子啊!可能连底裤都没有啊!
      

【嘉金】这是一群声音苏到爆的室友②

        嘛……虽然当初说做合集啦但后来出了点小问题,所以隔了这么久才发出来。

——————————————————————

       距离正式开学还有两三天,已经相处了两天的金和嘉德罗斯对彼此多多少少有了些了解,比如嘉德罗斯知道了七创的总裁秋就是金的姐姐,比如金也知道嘉德罗斯是圣空集团的大少爷。


       每当和嘉德罗斯相处一室金就觉得自己肝疼,这货明明比自己还小一岁为什么嘴巴那么毒?所以除了直播时需要用自己寝室宿舍的电脑,金没事时多半会去隔壁找雷德和蒙特祖玛玩,在他看来雷德性格和他很合,祖玛则是很温柔,而且这两个人和嘉德罗斯都是脸又帅声音又好听撩人的那种。


       虽然三人放到一起肯定还是嘉德罗斯最显眼啦……


       可金真心觉得嘉德罗斯性格也太别扭了,两个人明明总是说不上两句话就会呛起来,有时还会被对方气到开始掐架,虽然自己一直打不过他就是了,但每次他在空荡荡的学校里一个人散步迷路时嘉德罗斯明明总是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却还是来把他领回去,而且在自己直播时也不会故意来个捣乱什么的。


       这叫什么?粉丝们聊天时说的傲娇?


       金纠结了半天,还是决定不换房间了,毕竟现在宿舍的安排都通知过所有新生了,再换房间就得麻烦哥哥,他不想给秋增加负担,并且他觉得自己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嘉德罗斯就是了。


       然而实际上秋一直在等金“麻烦麻烦”他,在他看来金不论做什么自己都能原谅,金的所有事都不是麻烦事。


       呵,真是一流的弟控。


       抛开这些,金不想换房的原因还在于这地儿风水最好……啊不,地理位置最好,离水房最近、离食堂最近、网速信号最好、离厕所近但处于上风通气所以不会有味道,这不是风水宝地是什么?


       这TM就是一个弟控用心良苦处心积虑的安排好吗?!


       既然整修宿舍了秋必然是将这里全部更新了一遍,就连金房间位置的安排都是他亲自规划的……是了,这是别人家的哥哥。


       嘉德罗斯并不知道这些,所以他也并不知道现在让他感到还算舒坦的生活空间完全是沾了金的光,也得亏他不知道,否则这小祖宗怕是要拆了宿舍让人重新装修顺便把金按到地上“打”一顿。


       别开玩笑嘉德罗斯怎么可能真的下重手打金?知道什么是教科书式的傲娇么?越喜欢反而越装作不在意,偏偏还要使劲欺负那个他在意的人,标准的中二病熊孩子心理一样。


       “你们一定被嘉德罗斯那个自大狂欺负了很久吧?!”金握紧了拳头一脸愤慨的表情,殊不知他样子反而让人觉得可爱到发笑。


       “不,嘉德罗斯大人并没有欺负我们。”依旧正经的祖玛还是决定向金挽回挽回嘉德罗斯的形象,“相反,我的命就是嘉德罗斯大人救下来的。”


       这下对嘉德罗斯知之甚少的金来了兴趣,“哎?真的?没想到那个自大狂还是挺善良的嘛。”祖玛的声音略显中性,带有他一贯的平稳冷静,犹如香味浓醇的葡萄酒,让人似醉非醉的就渐渐迷失了,十分适合慢调的抒情歌。


       “也不算是好心吧?当时老大似乎就是心情不好想干架了才把那群混混打到哭爹喊娘的。”雷德取下了一边的耳机,不过并没有放下游戏的打算,一心二用的回答了真相。


       雷德的声音和祖玛就恰恰相反了,他和金的性格都有些跳脱,嗓音也是一样带着一种开朗的感觉,只不过金单纯是天真活泼,而雷德就像摇滚乐,总是带着些疯狂的意味,如果形容非要……就像是上一秒他还和你勾肩搭背笑着讲笑话下一秒就会毫不犹豫捅你心脏一刀子的感觉。


       你分不清他到底是不是好人,但金总归是对雷德印象好一些的,至少比对嘉德罗斯好。


      “也是,就嘉德罗斯那自大狂的性格……”


       “我的性格怎么了?”话刚说到一半金就被背后熟悉的声音吓的一颤,他面如死灰的转过头,燃着怒火的鎏金双眸正带着皮笑肉不笑的的表情看着他。


      “嘉嘉嘉嘉嘉德罗斯我那个!什么!没、没没什么!您性格挺好的!”瞬间吓到结巴的金对雷德和祖玛投去求救的目光疯狂暗示。


       但有用吗?没有,金还是被嘉扛回隔壁“聊一聊”了。


       “哈,老大性格要是好了那就不是老大了。”雷德笑嘻嘻的说道,他可以说是和嘉德罗斯一起长大的,嘉德罗斯什么脾气,没人比他更清楚, “他现在对你可是温柔多了啊金。”雷德对着空气感叹道,仿佛金就在他面前听似的。


       祖玛没有说话,但也算是默认了,即使是他也看的出来嘉德罗斯对金确实比其他人宽容太多,要知道以前嘉德罗斯一不爽就能把人往死里揍,何曾这么温吞待人?


       隔壁,金被丢回椅子上才发现又有人来提前入住了,是个白发紫瞳的帅哥,额头带着一条黑色的头巾,将头发向上束起,挺拔的就像白色的芦荟,只有一缕在右边垂下,面无表情的看起来特别冷漠,有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他正在收拾选好的床铺,和金一样的下铺,并且还刚好挨着,顺便一提,嘉德罗斯的床是金对面的上铺。


       出于友好金先向格瑞打了招呼,“你好!我是金,以后请多关照了!”他对格瑞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可心里却有些悲伤……为什么一个两个的都比自己长的高啊?


       是的,面向金站正的格瑞明显比金高,而比金还小一岁的的嘉德罗斯也比他要高,更别提隔壁那两个180以上的了,自打高二以来金就觉得自己再没长过个儿,身高和女生体检平均身高持平一直是金心中的疙瘩。


       “……我是格瑞,请多关照。”格瑞眼看了一眼金,淡淡的说出了名字就当回答了。


       这算什么?高冷酷哥哦?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冷漠真的好吗?可金觉得至少人家就是嘉德罗斯好多了,至少人家好好回答了啊!所以说第一印象真是太重要了,可惜嘉德罗斯就没把握住。


       嘉德罗斯莫名有点不爽,一把抓住金的肩膀把他拉向自己,“我们的帐还没算完吧渣渣?对陌生人那么亲近干嘛?”


       “都说了我不是渣渣你这个滚蛋自大狂!和新室友打招呼不起基本礼貌吗?!”金想掰开嘉德罗斯的手,却发现今天怎么也掰不开,“你放开啊自大狂!我给你道歉不就好了嘛!”


       格瑞一副仿佛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还是面无表情的收拾行李床铺,他的行李可以说是十分简洁了,几本书和一台笔记本电脑,必要的充电线,洗漱用品,几套衣服和床单被套,除此之外连包零食都没装。


       “礼貌?明明是这个新来的家伙一点礼貌都没有!”嘉德罗斯瞪着格瑞,先前这人分明还理都不理自己一副针对他的样子,怎么对渣渣就变了个态度?


       “格瑞也许是面对生人害羞了嘛,而且你肯定是对人家态度太差了!”金的神经大条让他以为格瑞的冷漠是在害羞……而格瑞对此并没有什么反驳,嘉德罗斯态度的确很差,一来就对自己宣誓主权什么的,他本来也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选择打算离嘉德罗斯口中的“金”远一点,可是他没想到……


       格瑞可比嘉德罗斯敏锐多了,从和金说话的第一秒格瑞就能从语气中判断出金是那和音乐区的人气主播矢量箭头。


       没错,格瑞也是矢量箭头的粉,并且还是游戏区的大佬。


       面瘫难以交到朋友,所以当他想去交朋友时会感觉格外困难,格瑞在这方面真的是吃够了大亏,还好金是个自来熟。


       久违的尝试了一下以前眼睛的画法( ̄y▽ ̄)~*捂嘴偷笑

      动作参考ban次元素材

【雷氏兄弟X金】以下犯上(0)

       是个设定预告,大概……


       金私设独生子,母亲病逝,父亲再婚后有了太子,雷狮,卡米尔三个弟弟,并不喜欢他们,但为了让爸爸放心只能努力扮演好哥哥的角色,可当金看到别人欺负三个弟弟时还是会动恻隐之心站出来保护他们,长大后也就慢慢接受了他们已经是“家人”的事实。


       顺便一提,金虽然看起来阳光开朗,实际上却是个道系少年,崇尚暴力美学,但并不喜欢无意义的打架斗殴。


      太子,因为亲眼目睹父亲的车祸后失血死亡过程所以有重度的恐血症,性格过于高傲自负,讨厌忤逆他的人,所以即使身为亲兄弟,他也十分厌恶天性叛逆张狂的雷狮,连带着讨厌只听雷狮话的卡米尔;对于金太子一开始只把他当仆人,但后来他发现两人的武力值差距有点大……


       当看到金因为自己而受伤濒临死亡时突破了恐血症的枷锁。


       雷狮,性格桀骜不驯,天性向往自由讨厌拘束,不仅认为东西都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才最好,而且独占欲爆棚;同样讨厌大哥太子,但比较在乎柔弱的母亲和弟弟卡米尔所以还留在这个“家”里;刚接触时觉得金傻白甜的性格很无趣,后来看到了金被混混围攻以一敌多时还露出莫名兴奋的笑而突然心动,三天两头的调戏金。


       但可惜金是个钢铁直男,何况雷狮在他眼里就是“弟弟”。


       卡米尔,因为刚出生时有段被拐卖虐待的经历,所以有一定程度的心理疾病,症状为讨厌肢体接触,所以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并且少言寡语,冷静而聪明,只信任雷狮;对甜食异常执着,加上母亲和金的父亲再婚时年龄较小所以刚开始就比较能接受做甜点很好吃的金,在日常生活的影响中越来越在意金,但直到有一天金亲手给他做的甜点被人毁坏,生气到失去理智的他把人打进医院后才明白金在自己心里的地位有多重要。


       卡米尔知道敬重的“大哥”也喜欢金,但头一次并不甘心拱手相让。


       谁都不能放手,那么——共享如何?


       


      


        谁家的小奶狗没人领我就牵回家啦✧*。٩(ˊωˋ*)و✧*。

【ALL金主安金】典型性笨蛋情侣

       感谢大家的点梗,看了一下安金最多呢,当然还是有all金汤底啦~个人感觉他们应该是甜饼夫夫所以不会开车也不发刀,看到那碗掺着糖的狗粮了吗?很甜但是不会腻哦(´∀`)♡

       后文涉及了一些让人恶心不适的话题,不喜勿入哦。

——————————————————————

       恋爱是件很神奇的事情,它既简单又复杂,让人忘乎所以的同时也焦头烂额,所以当你不知不觉将感情全部投注于这段甜蜜的恋情时,就会忽略了很多事。

       这种人通常被称为笨蛋情侣,其中安迷修和金就是再典型不过的范例,或许你不相信,他们成为恋人的第一步就是俗套的一见钟情,之后迅速坠入热恋。

       一个是全校排名第四的学生会长,一个是成绩倒数四百的天然中二,他们似乎本来没有任何交集,但是当他们在一起后却没有什么闲言碎语,见过他们,或许祝福才最为妥当。

       “金,本小姐一直很好奇,你吃的那么多东西都消化到哪里去了啊?”凯莉咬着她万年不离身的棒棒糖,用钴蓝的双眼打量着正在大快朵颐的金,明明食量是他旁边紫堂幻的一倍,但金优美的身形线条却无处不显示着他的削瘦。

       “唔,不知道啊。”金歪了歪头,灿金色的发丝在天台阳光的照耀下好似闪闪发光的金子,夺目又耀眼,天蓝的瞳眸此刻显得有些清浅,但永远是充满活力,认真的时候又格外帅气……再加上性格天真开朗,不论和谁都能相处的很好,所以在学校甚至有了“王子殿下”这一绰号。

       ‘真的是,太让人嫉妒了啊……安迷修’心里嘀咕归嘀咕,可凯莉小姐向来心口不一,毒舌可是她的标配tag。

       “嘛,吃那么多看起来也没什么用啊,看起来完没给你垫一垫身高呢。”

       这向来是金的死穴,今年十九岁的金身高还只有一米六一,顺便一提这是她初中时就保持到现在的最高记录,反观他的发小格瑞始终保持着稳定增长,如今一米七三却还有继续提高海拔的征兆;

 

       再比如说年级第一的嘉德罗斯,虽然只比金高两厘米,但无奈人家才十七岁,还在长身体的年龄,以后一米九也就是转眼的功夫;

      

       还有一直跟在嘉德罗斯身后的蒙特祖玛,同样十九岁,这位沉默寡言的酷姐已经是一米八六的的超模海拔;

   

       对比最为明显的就是教导主任丹尼尔,这位金名义上的表哥也不知道吃了什么激素长大的,两米一的身高直接高了金半截身体,搞得金每次和他站在一起就好像初中生似的。

       “我一定还会长高的!一定!”兴许是想起了这些不按正常人规律生长发育的变态,金气鼓鼓的拿起了水杯,扬了扬拳头打气却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而且……”金的眼珠转了转看向一边的角落,脑海中又从那些身影里准确的找到了恋人的剪影,总是温文尔雅的笑着,虽然比自己高了将近两个头却总是弯下腰与自己平视着说话,温柔的让人脸红心跳。

       “而且怎么了?喂,喂——金,你的脸都红的像个西红柿啦!”凯莉看他这表情就知道,少年又在想他那自称骑士的恋人了,只是她想不通为什么这两个交往两年多的人还和刚谈恋爱一样,仅仅是想起对方就会脸红心跳的。

       “就算我长得不高,安迷修喜欢不就行了!”说完金还骄傲的笑了笑,凯莉和紫堂幻只觉得饭盒里被撒了满满的狗粮,心绞痛到不想说话,想打人。

       “呵,男人。”自讨没趣这种事凯莉当然不会做,而紫堂幻只能坚强的保持着微笑。

       学生会长是个很重要的职位,尤其是在大学,一方面要以身作则,必须成绩优越品德优良,一方面要能力出众,不仅仅要组织调配各种活动还得维持校风校纪,甚至可以说算是学校的一个领导部分。

       一般来说,这都是全校第一名的工作,但不巧现在这位全校第一的天才嘉德罗斯还是个未成年的叛逆期少年,性格嚣张跋扈又目中无人所以直接被pass了;

       那么顺位第二就是金的发小格瑞,但这位冰山帅哥虽然各方面条件都有,但偏偏讨厌麻烦事,学生会长是一个得能一呼百应的人,这位酷哥别说是等应了,连呼都不愿意呼的;

       接着是第三是雷狮,但他就更不可能了,性格恶劣性轻率,仅凭他档案上不止一次将人打成重伤的记录就能说明,他和学生会长这种好好学生的形象完全不沾边;

       然后就是安迷修了,当校董们想到还有这个根正苗红的好学生时都不禁长出了一口气,学习好性格好能力好再加上形象好,成了,学生会长的不二人选。

       但这群老顽固偏偏把金当做眼中钉肉中刺,学习不好还经常搞出大乱子,更何况他和安迷修都是男的,他们两个谈恋爱这种事情在校董眼里简直就是不可能,可偏偏这种事就发生了,还偏偏是金和安迷修,所以他们总是很膈应,总觉得金好像就是块污渍,污染了安迷修这种近乎完美的学生,而这种思想也不知道是谁渐渐传给了部分老师们。

       当安迷修听到有人背地里说金的坏话,看到体育老师对金训练受伤后的冷漠和嘲讽,知道金的老师故意在课堂上刁难金让他出丑时,心疼的几乎无法呼吸,金可能难过伤心过,独自哭泣过,然后把这些藏起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唯独没有怨恨。

       他无法想象那个单纯的少年是怎么忍受这些还对他露出那样闪闪发光的笑容的,他是因为自己才面对了这种今人作呕事,唯独金,只有他,只有他……为什么?!

       安迷修懊恼着,又怒不可遏。

       他懊恼自己的无能,让自己最爱的人受到了伤害。

       人都有底线,安迷修也不是不会失控,尤其是——有人已经触及了他的逆鳞,像他这种看起来好像什么都能容忍的人,恰恰是最小心眼的人,因为他容忍了所有,所以能真正被他放在心尖上的东西反而太少。

       他整理好了衣装,脸上还是温和的笑容,认真的上课听讲,一如往日稳重的处理着所有事务,他看起来和平常一样,直到下午……

 

       他毫无礼貌的一脚踹开了校董们会议室的门。

       “终于来了,算你还有点本事……”会议室中只有秋和丹尼尔一脸轻松,前者甚至有了点欣慰的笑意,“毕竟你可是我宝贝弟弟看上的人啊。”

       这两句话音轻的像是微风,没有人听见秋说了什么,也没有人会注意他,毕竟其他的校董们都被安迷修这一反常的举动踢的有些懵了。

       “安迷修,你这是在干什么?!”终于有人安耐不住责问起来,安迷修湖绿的眸子此刻却深沉的可怕,他大步走到那个横眉怒目的女人面前,抬手就把手中的信封狠狠的扔在她那扑了一层厚厚的粉底的脸上。

       那个女人似乎是被吓傻了,她瞪大眼看着面前这个她往日怎么看怎么喜欢的少年,此刻的他气场可怕的陌生,像是从骨子里弥漫出了本性的劣性,即使没有一句话,也能感受到他疯狂的怒意。

       他在愤怒?愤怒到会失控到这种地步?

       “安迷修同学,你这是……?”这种场面必须得控制,虽然丹尼尔也想坐着看戏,但他不得不象征性的履行一下职责。

       “从今天开始,我请求辞去学生会长一职。”安迷修一字一句,刻板的吐出了这句话,可那语气并没有丝毫【请求】的意味,他只是在宣告结果。

       “你疯了吗?!”那位被摔了信的女人“噌”的站了起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毕竟我也是深思熟虑过才会来这里见各位校董的,理由我都写在那封信里,我就不在多解释了。”

       安迷修此刻冷漠的像是格瑞,只不过格瑞只是眼神冷的像刀子,而安迷修现在嘴里说的话也像是刀子。

       仿佛之前都是面具,现在他不管不顾的扯破了而已。

       那女人咬破了红艳的嘴唇,突然间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拉住了安迷修的手臂,“我知道了,是那个金吧?是他不知廉耻的和你说了什……啊!!!”她尖细的声音被惊呼截止,同时还有她被一把推开倒坐在地上的闷响。

       “闭嘴!!!”安迷修此刻是真的愤怒到了极点,不止是她,秋和丹尼尔的眼神也冷的像是刀子,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怎么敢这么侮辱金?!

       “给我听清楚了你这个贱人!你的嘴里要是在吐出一个侮辱金的字,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看,我就在此和各位校董说清楚好了,我安迷修来这个学校就两个目的,学习和谈恋爱。”完全不在乎自己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我曾经以为凹凸大学时个校风优良的学习圣地,在遇见我一生所爱的人之后我也更加感激这所学校,但我没想到……这里的各位校董和老师,都是如此让人作呕的虚伪。”讲到最后,他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女人,毫不掩饰之后就谁都能看出来他这是在看垃圾的眼神。

      

       虽然安迷修这话是对所有人说的,可秋和丹尼尔也清楚,这其中不包括他们,秋看向安迷修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欣赏,讲真的她想这样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个女人尤为讨厌,靠关系爬上来还没什么能力,偏偏还自我感觉优越的不得了。

       她甚至还以为自己有多漂亮天天打扮的浓妆艳抹,明明年老色衰还天天对向学生们抛媚眼恶心人,尤其是像学校前几这几个俊美帅气的没少被她骚扰,只不过前三个个个脾气不好难以接近,像嘉德罗斯在她想肢体接触时直接往她小腹上踹了一脚,踢断了她的一横肋骨,毕竟这位大少爷的背景太过可怕她也就再不敢骚扰,而格瑞名义上的姐姐秋她也惹不起,雷狮?别说接近了,她敢往他那看一眼都会被他手下的三个人捅一刀都说不定。

       所以她盯上了安迷修,这位拥有骑士精神的青年就好接触太多了,但安迷修每次都刻意与她保持了距离,也无视了她所有的暗示,但恶心的人总是有种莫名其妙的执着,她以为总有一天她能俘获这少年,所以越发卖弄风骚,用装出来的嗲嗲的声音撒娇,挤她硅胶垫出来的巨乳,甚至不穿内衣就来学校装作【不小心】就把私处暴露……像这样的小动作她不知做了多少。

      

       但她也不知道每当她这样故意勾引安迷修一次,后者对她就越发鄙夷不屑。

       直到后来她听到了安迷修和金交往的消息,丑陋的嫉妒让她完全扭曲了,甚至忘记了秋的可怕开始刁难金。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为了那个不知廉耻的男生而和我生气?明明,明明是我更爱你啊!”女人像是美梦破碎后陷入了极度的疯狂一样,完全忘了这事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当她说完后在场许多人也就大致明白了什么,嫌恶的眼神赤果果的流露于表面,其实搞鬼的只有这个女人,凹凸大学这种高等学府中,怎么可能会再有一个像她这样下三滥的人?而平白挨了安迷修一顿骂后的怨气和怒气,也全部都责怪在了这个疯女人身上。

       “不知廉耻的人……是你才对吧!”一位校董实在忍不住呵斥起来,女人骂的是谁他们也都知道,秋的弟弟金,其实他们都有所耳闻的,能让这位女强人视为骄傲的弟弟再怎么也不可能是不知廉耻。

       “你的爱对我而言根本一文不值,我也承受不起。”安迷修转身向会议室外走去,不愿再回头,因为回头的视线中一定会有那个女人,那会让他作呕,“而且和金比,你不配。”

       “等等,安迷修。”丹尼尔突然叫住了他,浅金色的眸带着十分愉悦的笑意,薄唇勾勒了一道狡猾的弧度,“【我们】会处理这件事的,但学生会长这职位,还是请你再辛苦一下吧。”

       【我们】,到底是哪些人呢?

       室外的清风让安迷修冷静一些,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笑,有如释重负,也有疲惫,他现在只想看见恋人的脸。

       他想看见金脸上,那闪闪发光的笑容。

       “安迷修!”少年熟悉的而清亮的声音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安迷修错愕的抬起头,只见那金发蓝眼的少年行云流水的踩着他的滑板飞快的向自己冲来,而金正笑着,眼睛弯成了月牙盛满了透彻的天蓝,嘴角露出了他可爱的小虎牙,用安迷修记忆中灿烂的笑,对他想开了双臂。

       下一秒,这个天使扑进了自己的怀里。

       就像暖烘烘的小太阳一样,让安迷修感到无比的满足与安心,也让他褪去了一切负面的情绪。

       就好像初次见面时,那个才学会滑板的少年不小心扑在自己怀里抱了个满怀,用羞红的脸埋入自己怀里不愿抬头。

       “我爱你哦,金。”
      

      

      

       因为是按照素材画的所以连同日语一起写上啦,看不懂的亲可以自行去搜一下哦~
       不会上色还是只铺了个底色(;•͈́༚•͈̀)当时开了翻转所以小星星的方向错了……

       煤老板单P封get✔
       p2金宝躺姿销魂红红火火~罗德烈爪子断裂这一幕太可爱了,还掩饰什么的,这叫什么……疯狂掉马?
       p3金金质疑的表情显示智商上线啊!事实上我也想被金金这么看(bushi
       p5wodema金金他怎么这么帅?!!!不解释我爱这个小帅哥一辈子!!!
       p6……虽然字填错了但看在金金辣么可爱的份上就不计较啦~
       

       我这辈子都只能铺底色了吧(இωஇ )
       动作参考ban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