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言律——勉强是个双修

葱儿是闺密,莫龙龙是天使,南极熊是画绑!

吃各种主角受,尤其all金、All叶、All路、All出久、暗表,请不要推对家或者逆向CP谢谢(你的口味不代表所有人都接受请养成一个良好的道德素质)!

BL,部分BG都能接受,但打死不吃对家,一般不接受攻受逆位。

吃定一个CP就绝不会退坑,请不要再催我填坑我一定会更新的!(谁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填完?)虽然我码文比较随缘……

ky退散!!!打爆ky的狗头!!!祖国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们把枪口对准自家人?!

本人极度重口味,车车常被屏蔽,如果有想要的小可爱可以找我私信,但千万不要外传谢谢!

        啊啊啊啊啊漫画真好,虽然短但是我同时吃到了瑞金,幻金,凯金,嘉金的糖啊啊啊啊!!!虽然是我戴了滤镜但是果然好甜,突然就有了修罗场的感jio!
        P1里瑞哥你是一直看着金金醒来才放心的转头了吧!老妈子幻幻果然超关心金金的!凯莉大佬你是金金随叫随到啊!这么宠的吗?!
        P2嘉嘉完全像是在等金金的样子啊!毕竟虽然有规则但是看到瑞哥完全没有过来挑衅哎~金宝悄悄话真的不会吹红耳朵吗?!瑞哥一脸淡定,正宫气场果然强大!
        P3嘉金糖(腐女滤镜)真好吃!(求你们快去民政局领证吧!)看到凯莉攻击金金就生气了哎~别傲娇了这就是爱!!!
        占tag抱歉

【All金】归于平凡②

        这或许会成为……我第一个长篇坑?依旧码文随缘分,更新看心情啦~

*注意*

        ◆凹凸女子大都性转成小哥哥

        ◆角色性格OOC注意

        ◆本文为了宠金而写(对!没错!金他怎么这么可爱?)

        ◆不喜请点击右上角的叉叉谢谢(ky退散!)
——————————————————————————
〈2〉
        身为幼稚园的老师就必须得具备充足的耐心,面对一个个小团子突如其来的哭闹要保持镇定的微笑去安慰他们,简单来说就是心大一点儿才好,看不开的被活生生的气死都有可能。

        安迷修看着偷偷爬上金午睡的床正试图扒他裤子的雷狮,心中第无数次次飘过MMP这三个字,他深呼吸一边尝试着压抑把这熊皮孩子暴打一顿的冲动,一边告诫自己雷狮还只是个孩子。

        “雷狮你都是大班的孩子了,为什么还要欺负比你小的小朋友?”安迷修觉得如果金是整个幼稚园让他最省心的孩子,那么雷狮就完全是他的反面。

        无时无刻不在想方设法的逃离幼稚园,热衷于欺负别人,抢别人的玩具和点心,上至安迷修下至刚入园的小朋友很少没有被他气过的,这也不是说他童年缺爱什么的,这少爷纯粹是天性解放。

        当然还是有那么几个例外的人,比如说他弟弟卡米尔,本来一个看起来挺乖的小团子没想到是个白切黑,多数被抢的点心也大都到他胃里去了,但他看起来真的是安静乖巧,所以所有人大都以为是被他哥带坏了,也就不忍心再责问什么,其实不然……

        有些腹黑,可是天生的。

        再比如说金,讲真不是雷狮突然发了好心放过欺负他什么的,而是他不知道金有幸运A+的天赋buff,所以三番五次都没有整到金,所以忍无可忍的雷狮才亲自来收拾金。

        雷狮性子有些恶劣,所以他本意是把这个小团子扒光然后把他的衣服藏起来,让他下午没有衣服穿光溜溜的被所有人嘲笑,但没想到恰巧被安迷修抓了个正着。

        “哼,我一定要欺负到让那个小鬼哭出来才行!”雷狮直接扭过脸完全不看安迷修,在他眼里这个一直阻挠他计划的园长真的太过碍眼了。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欺负金?我听说你这半个月一门心思都在想怎么整金,都没有再抢过别人点心了。”安迷修也有些奇怪,雷狮可从没有为了整一个人而花费这么长时间的,那些单纯的小团子向来轻而易举就被骗了。

        “要你管?!”不知是因为恼羞成怒还是什么,雷狮没好气得给了安迷修一个白眼就自己跑出去了,安迷修也没有生气,毕竟他也不是第一天和这熊孩子“斗智斗勇”。

        “还是要多看着点金啊,他身边的麻烦真的是……有点多啊。”安迷修看着电脑屏幕的监控显示器上不大好的金,无可奈何的笑了笑,似,似乎是带了些宠溺乎是带了些宠溺,对待小孩子,要有耐心才行。

        金午睡后一向是被嘉德罗斯叫起来的,但那方法可一点也不温柔。

        “假的螺丝泥能不能不要再掐窝滴脸了?嚎痛。”金捂着自己被嘉德罗斯掐红的脸,用自以为恶狠狠的眼神瞪着面前趾高气昂的嘉德罗斯,但他那“恶狠狠”的眼神看起来倒像是在撒娇。

        “哼,要不是你这个渣渣像小猪一样睡死了我才懒得叫你呢!”嘉德罗斯把不离身的围巾又往高拉了些好遮住自己的脸,傲娇的小团子在说谎时还是会脸红,明明是特意早起守在金床边的。被嘉德罗斯叫起来的,但那方法可一点也不温柔。

        “哎呀呀,真没看出来嘉德罗斯大少爷居然是个情种呢~”一旁的凯利老师依旧没个正形的对两个金发的小团子调侃道,黑色的长发聚拢在脑后扎了个简单的马尾,笑着对金眨了下右眼,嘴里还咬着不知道是什么口味的棒棒糖,光滑漂亮的脸蛋看起来却有些雌雄莫辨。

        “谁,谁是情种了!你这个伪娘不要那么恶心的对我们眨眼啊!”嘉德罗斯一巴掌糊到金脸上就要去堵他那双蓝盈盈的眼睛,一边又用身体把凯利和金隔开。

        “唔,魏凉素什么?”金也用小手把嘉德罗斯的手从他脸上扒下来了,眨巴眨巴眼睛仔细看了看凯利,从他进幼稚园以来大家都对他很好(?),尤其是紫堂幻老师和凯利老师,可一直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嘉德罗斯却特别不喜欢凯利老师,明明凯利老师会经常给大家发糖,也会给他们讲睡前故事。

        “渣渣,你觉得他是男是女?”嘉德罗斯毫不客气的指着凯利对金问道。

        “凯利老师当然素女的哇。”金一脸当然的表情,夹杂着些许小疑惑,这不是一件很慢看出来的事情吧?凯莉老师很漂亮,还是长发,这在金的意识里就该是女生才有的特征。

        “笨死了渣渣!他明明是个男的!”嘉德罗斯恶狠狠的又掐着金软软的脸蛋说道,“渣渣你看清楚了!他既没有胸,还有喉结!”

         金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立马挣脱嘉德罗斯的“魔爪”跑到凯利老师身边观察起来,凯利老师胸前确实和变得女老师不一样,没有鼓起来的地方!

        “知道了吧渣渣?像他这种男扮女装的家伙就叫伪娘!”嘉德罗斯有些得意的说,金知道凯利的这种怪癖以后就会自动远离这个以搞事为乐还觊觎着他的家伙了吧?

        “我说你也懂的太多了吧,嘉德罗斯大少爷?”凯利眯起了眼,同样是蓝色的眸子,他的就要深邃的多了,宛若水平面之下千米的深海,难以见到光芒,暗流涌动。

        “金,难道我是男的你就不喜欢老师了吗?”凯利转过头来对紧紧抓着他围裙的金调换了完全不同的语气,七分温柔,两分可怜,一分狡诈,再加上他精湛的演技所表演出的委屈,迷惑金这种天然的小可爱已是绰绰有余。

        “当然不会!”金的确是不在意凯利到底是男是女,只不过有些惊奇罢了。

        “哼!你也就会这种骗小孩的伎俩了!”嘉德罗斯有些气不过,看着金毫不在意的样子,心里暗道这个渣渣核桃一样的脑袋瓜怎么就是砸不开,但他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拉着金向小班教室走了。

        “凯利老师,你就不能……换成男装吗?”安迷修看着满不在乎的凯莉无奈的说,当初他也差点以为凯利是一位小姐,现在想想,简直就像是黑历史一般是他挥之不去的噩梦。

        那天在男老师更衣室,凯利的男士四角内裤和他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精壮身材,以及……那不比自己差的小兄弟。

        世界观都差点崩塌了好吗?!这年头小姐姐裙子底下都是怪兽?

         “不好,金喜欢我这个样子嘛~”凯利撇了撇嘴,向安迷修递出了两根棒棒糖,一个是蓝莓,一个是橘子。

        然而在安迷修道谢接过糖后,凯莉拿出了他正咬着的棒棒糖,是翠绿的青苹果。

         “这颗青涩的小苹果,我就不客气的吃掉喽~”

        “别太过分了,凯利老师,金他……”安迷修斟酌了一下唇齿间的字眼,湖色的眸子荡漾起涟漪,“金他……还是个孩子。”

        “真无趣啊安迷修园长。”凯利转过身摆了摆手,“我还是有分寸的。”

        安迷修望着凯利离开的背影,突然有些心累,现在幼稚园中最大的不安定因素,还是凯利,至少比现在的小雷狮难对付多了。

        吸血鬼神父金金真好~

时隔这么久我才想起来转载超级抱歉熊宝姐姐!!!你真是贼疼我惹~

南极熊-最近忙起来了很少更新:

魔法师金宝

金是飘起来哒

这幅图是小叽莫 @即墨•言律 托我上色的,因为我那破电脑造成了我画了一半的文件全没,只剩下之前为了看色差留下的截屏,于是只好试试从没尝试过的厚涂,没想到还凑合。

两次电脑出问题。第一次死机,画的东西全没了。第二次更新,我这啥还没干呢这玩意自己到更新上了,很好,我画了俩小时的腿就这么让你吃了。

我不生气,我很淡定。

两次删我稿,要不是我没钱买新的我早砸了你了。花Q!

为了手顺改动了一些地方,还改动了本来配色。

越画越糙注意。

金真可爱!

【All金】归于平凡①

        这或许会成为……我第一个长篇坑?依旧码文随缘分,更新看心情啦~
        *注意*
        ◆凹凸女子大都性转成小哥哥
        ◆角色性格OOC注意    
        ◆本文为了宠金而写(对!没错!金他怎么这么可爱?)
        ◆不喜请点击右上角的叉叉谢谢(ky退散!)
        占tag抱歉。
——————————————————————————————
〈1〉

        总的来说,金还算是个乖宝宝。不挑食,不欺负人,又听话又很有礼貌,虽然有时候他的胆子真的大的有点过了头。

        但胆子大也不是一件坏事,在送金去幼儿园的时候,金没有害怕的哭闹,反而一脸好奇的对在门口迎接新生的园长打招呼。

        安迷修是幼儿园少见的男性园长,虽然长的很帅但意外的不受小姐姐们喜欢,所以单身至今,但好在他是个又温柔又有耐心的人,所以对小孩子们的亲和力倒是蛮高的。

        但像金这样的小孩子他也是很少见,三四岁的孩子正是处于眷恋父母怀抱,对外界陌生的一切充满恐惧的年纪,所以在和父母“分离”的时候他们总是会用哭泣来挽救父母,直到习惯了这种短暂的“分离”,知道太阳落山的时候父母就会来接他/她的时候,这种年纪的小孩子才会不哭不闹的进入幼儿园。

        所以当金拽着安迷修的衣角对他问好的时候才会让安迷修对他有着如此与众不同的印象。

        安迷修看着金,这个孩子也正扬起头看着他,灿烂的金发就像是向日葵的颜色,明亮又不刺眼,白净的小脸还带着些婴儿肥,眼中更像是万里无云的晴空般透澈,懵懂无知又闪闪发光。

        是个看着他笑就能让人心情好起来的、神奇的孩子。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安迷修心中就莫名有了这种想法。

        安迷修半蹲下来摸了摸金的头发,就像他想象中的柔软,还带着一股洗发水的清香,他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窝叫金!”金说话时还有些口齿不清,濡软的奶音却充满了朝气,似乎能甜到人的心坎儿里。

        “你好呀,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园长喽。”小孩子都是可爱的,但安迷修从未想过会有金这样让第一次见面的人就如此喜欢的小孩子,“你不害怕吗?别的小孩子都很害怕和父母分开呢。”

        “窝不怕,因为葛葛说放学就会来接窝!”金软乎乎的小手指向门口,安迷修随他指的方向看去,一个大学生模样的金发少年正直勾勾看向这里,俊俏的脸和金有八九分相像,但他明明是笑着向这里打招呼的,可安迷修却觉得背后阵阵发凉。

        “来,拿好这个。”安迷修从篮子取出了一个金色箭头模样的胸针递给金,“这是每个小朋友独一无二的证明哦。”

        金看起来很高兴,双手捧着金色的箭头,睁大的眼中似乎有“bilingbilng”闪烁的小星星。突然他抬起头对着安迷修的俊脸就啵了一下。

        “蟹蟹老师!介个,超帅气!”金嘴角一咧就是一个灿烂的笑。

        实力单身二十年连女孩子手都没牵过的幼儿园园长安迷修收获了成长至今除父母外的第一个亲亲,虽然对方还是今天第一次见面的小朋友,可脸一下子红的发烫,可以说是纯情的一塌糊涂了。

        其实安迷修应该庆幸秋刚好走了,不然他怕是会被受到这超级弟控“爱”的一拳,然后躺平进入太平间。

        “金……刚刚那个,是谁教你的?”安迷修有些磕巴的问道,虽然知道外国有这样表达好意的习惯,可金不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外国人,也不像混血。

        “葛葛说,表达谢意的时候可以给对方亲亲哦。”金把小箭头小心的装到口袋里,然后掰着手指头开始罗列,“还有高兴的时候,吃饭的时候,起床的时候,睡前的时候……”那副认真的模样让人看着就让人不禁的觉得可爱,但是安迷修却嘴角一抽。

        这弟控是要把自己弟弟往沟里带吗?

        “听我说,金,以后不能随便亲亲别人了哦。”随即安迷修又恢复了温和的笑对金说道。

        “哎?为神莫?”金不解的看向安迷修,在他的意识中哥哥是最亲的人了,哥哥是不会害他的,所以哥哥教他亲亲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因为……亲亲是只有关系特别亲近的人才可以的哦。”安迷修不好意思的摸了摸棕栗色的头发,不敢去直视金那双天真懵懂的眼睛。

        看着在滑梯上玩的开心的金,安迷修又想到了金的哥哥,脸和金有八分相似,气质也是开朗阳光的样子,但就是让人觉得有种太过于喜欢自己弟弟的感觉,这种感情似乎超越了……亲情。

        “希望……是我想太多了吧”安迷修无奈的叹了口气,“弟控还真是难以理解。”

        金的哥哥秋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弟弟金出生后他也是个爱护弟弟的好哥哥,就是这爱护的劲儿似乎有点过了头,只要提到金,秋的所有注意力都会被吸引过去。夸弟弟的话秋能倒豆子一样滔滔不绝和你说个三天三夜,说到弟弟的小毛病时他语气中还是能充满无奈的宠溺。

        简直是对待恋人一样的态度,作为秋的同学兼竹马邻居的丹尼尔不止一次的感受到来自未来大舅子(自定义)的威胁感。

        长的好看就是一种天生的幸运buff,金萌软萌软的脸和天然呆自来熟的性格让他不论在哪个年龄段的人群中都有很好的人缘,就像中国的国宝熊猫在哪个国家都是讨人喜欢的吉祥物,人们巴不得哄着疼着像小祖宗一样供起来。

        但就是有这样一类特立独行的人,明明很喜欢,嘴里却说的是反话,就比如现在堵在金面前的傲娇孩子王嘉德罗斯。

        作为一个早熟的孩子王嘉德罗斯大少爷自然不会在幼儿园门前哭哭啼啼,所以在幼儿园门口嘉德罗斯就看到这个和自己一样发色的渣渣,唯一值得称赞的是不像其他人一样吵,但……笑起来真傻……

        嘉德罗斯是打死也不会承认放金转过来时脸上那灿烂的笑容直接戳爆了自己的小心脏的,绝不!!!

        “少爷,你的脸怎么突然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有哪里不舒服吗?!”来送嘉德罗斯的蒙特祖玛随时注意着大少爷,可他现在却看到自家狂妄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少爷脸突然红的像和西红柿,连耳尖都渲染了红晕,更可怕的是他居然做出了拉围巾遮脸这种疑似害羞的动作。

        害羞,嘉德罗斯,这两个词有什么联系吗?!蒙特祖玛敢用雷德的言情小说发誓他这辈子都没有过这个念头。

        但现实偏偏发生在他眼前了,蒙特祖玛顺着嘉德罗斯注视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他看到那个高举着一个小小的金色箭头满脸雀跃的金,那双好看的蓝眸中折射出了斑驳灿烂的光芒,活力满满的就像一朵盛开的太阳花。

        蒙特祖玛差点被这光芒晃的眼睛,虽然表面依旧冷漠,内心却早已是失意体前屈的疯狂捶地泪流满面。

        神啊!这孩子是天使吗?!!!

        蒙特祖玛,一个少女心萌物控的小哥哥。

        然后就有了眼前嘉德罗斯满幼儿园追着金跑的这一幕,但是,现在虽然是把金堵到了,嘉德罗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瞪着金。

        “拿个……妮造窝有丝么丝吗?”金有些害怕的看着眼前这个一直瞪着自己还追着自己跑的男孩,本来还处于口齿不清阶段的他说话就更加说不清话了,但却也意外的可爱。

        干瞪着金的嘉德罗斯一言不发,突然又脸红起来,这么近距离看这个渣渣胸口“噗通噗通”的感觉越发明显了,战战兢兢害怕的样子就像他养的小兔子。

        但小孩子可不明白什么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嘉德罗斯就是觉得他挺喜欢这个渣渣的,而前面也说了,他可是个傲娇,傲娇会怎样?当然是越喜欢就越要欺负你啦。

        “哼!果然是个渣渣!”嘉德罗斯用肉乎乎的小手开始使劲揉金软软的脸蛋,不一会儿金的脸也发红了,但和嘉德罗斯的脸红明显是不一样的。

        “唔唔!窝才不素咋咋!”金从来都是不甘示弱的,他当然反驳了回去,即使不知道渣渣是什么意思,直觉也告诉嘉德罗斯说的不是什么好的东西。

        现在的嘉德罗斯并不知道“第一印像”的重要性,所以他也不会知道,现在的他已经在金的心里登上了黑名单NO.1。

        嘉德罗斯要是知道了不得委屈成个小哭包?明明我只是想好好看看你,真的!


        最近真的是中了第五的毒😂第一次体会到线稿居然要用一下午时间来勾,可能明天上色也来不及了吧……
       

事实再次证明,我不会上色😂😂😂

【All金主卡金】捉住你了(第五人格梗)④

        私设改动注意!黑化OOC注意!有部分医生和园丁的日记故事,看不懂的小伙伴麻烦,走下b站?
        有轻微雷金注意?(虽然雷大爷没露脸啦)
       
——————————————————————————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小心,同伴,也许也并不值得信任哦。

        ‘看着我’
     
        ‘看着我’

        ‘我会帮你’

        ‘我会保守你的秘密’

        医生这项职业既需要仁慈,也需要冷酷。

        救或不救,生或死亡,一念之差而已。
 
        黑发少年用血一般鲜红的围巾遮住了他嘴角扯开的弧度,压低的帽沿隐藏了湖蓝眼眸中的冷漠,握紧了衣袖中锋利的手术刀,他是医术高超的医生,能自保,也能预谋性的给予他人“恩惠”。

        ‘嘘——’

        ‘我没做错什么’

        ‘这可是【等价交换】’

        无条件的帮助别人?别太天真了园丁小姐。

        我是医生,不是慈善家。

        但你真的天真吗?

        卡米尔满心期待着,每天那敲响他房门的人用与此格格不入的灿烂笑容唤醒他尘封腐朽的心脏,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但那个缠着你的人还真是碍眼啊园丁小姐,不,金,你应该早就知道那个男人的居心叵测的,你应该早点远离那个用恶心的爱意注视着你的“慈善家”的……

        ‘你早就应该知道……’

        ‘我早就知道’

        金,你为什么不修好那个扶手呢?你是个细心的孩子,那在我看来都是个极好的、没有破绽的陷阱,你不会没有发现,对吧?

        为什么你会那么确定的说那是“人”坠落的声音呢?明明你并没有亲眼见到吧?但你那张天使般的脸上所展现的焦急还真是可爱啊。
      
        ——可爱到我差点以为这是真的。
 
        ‘我早就知道,这里没有天真’

        ‘但是……’

        ‘我会保守你的秘密’

        但还是不能饶恕,为什么你的目光会被一个没有灵魂的臆想占据?

        “我发誓,我会治好你的。”这话也不知到底是对谁所说,却坚定异常,卡米尔看向那鬼鬼祟祟向他走来的斯文败类,他知道他是来“合作”的,可作为一个律师他却连谈判的条件都没有衡量好。

        但是……卡米尔看向那刚刚踏入这片【囚笼】的金,他吃力的推着一个箱子,他理所当然的知道那里面是什么。

        无边的嫉妒蔓延开来。

        ‘看着我’

        ‘看着我’

        冷酷的人最了解如何利用了,对吧?

        看着天空中升起的一阵浓烟,他不禁流露了一抹扭曲的满足笑容,病态而无可救药。

        ‘只许看着我!’

        漆黑的乌鸦扑棱了几下翅膀落在卡米尔的小臂,却不再用它那嘶哑难听的歌喉吵嚷。
 
        “他在哪里?”卡米尔的声音在提起“他”时柔和地异常,湖蓝的眼眸却泛着一层淡淡的红光,明明已经有两个人“死”了,明明胸口的心跳已经是极度不安,他却依旧平静,甚至可以说——游刃有余。

        监管者庞大的身躯就站在他身后,全身缠满了绷带,身躯时常不自然的抽搐,却安静着,一动不动。

        “他一定吓坏了吧?”乌鸦展开了翅膀,落下几根黑羽,这片灰暗的天空中到处是它这样的眼睛,为它们的主人注视着这座地狱的场景。

        “夜晚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呐?”

        “你说对吧……大哥?”

        庄园深处,传来一声轻笑,大门又一次开启。

        那在卡米尔背后抽搐着的的监管者,彻底了无生息。

        比他可怕千百倍的【人】,轻而易举的夺取了他的位置。
       
        【开始了大人的游戏】

——————————————————————————

        ◆有的小伙伴说看不懂所以我大概来解释一下后面的剧情,身为医生的卡卡控制了厂长驯化了所有乌鸦,所以厂长不会攻击,而实际上他本来就是为了找到大哥(雷总是监管者)来的,但后来发现他和大哥喜欢上了同一个人(金),所以在淘汰另外两个人后卡卡用乌鸦找到金,而雷总强行剥夺了厂长在这场游戏中监管者的位置,后面【大人的游戏】我想大家应该是懂哒~
        所以卡卡是逃生者中背叛者,虽然这种局面最后都是卡卡带着睡着的金走出庄园的平局了。
         出于医生高超的医术,金是什么也不会记得哒~

       

漫画更新了嘤嘤嘤!!!
秋姐身高可以的!
为什么金金换回旧设衣服了?我还想舔小腿啊!(虽然这样也好看啦)
这个惊恐的金金被黑金(的箭头)直接捂嘴了哎~嘿嘿嘿~
没有戴帽子的金金小呆毛超可爱惹(/≧▽≦/)
果然漫画才是金金亲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