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言律——勉强是个双修

@隔壁小孩,阿肆我CP别撩谢谢٩۹(๑•̀ω•́ ๑)۶

葱儿是闺密,莫龙龙是天使,南极熊是画绑!

吃各种主角受,尤其all金、All叶、All路、All出久、暗表,部分动漫杂食,请不要推对家或者逆向CP谢谢(你的口味不代表所有人都接受请养成一个良好的道德素质)!

BL,部分BG都能接受,但打死不吃对家,一般不接受攻受逆位。

吃定一个CP就绝不会退坑,请不要再催我填坑我一定会更新的!(谁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填完?)虽然我码文比较随缘……

ky退散!!!打爆ky的狗头!!!祖国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们把枪口对准自家人?!

本人极度重口味,车车常被屏蔽,如果有想要的小可爱可以找我私信,但千万不要外传谢谢!

还有一件事,我是不介意别人转载我的文啦,但是在转载之前可以先和我说一声咩?

       凹凸104漫画截图,金金他怎么这么可爱,随便一张表情包都是Doki心跳的感觉!!!歪头杀这招是谁教你的?!(话说对比一下罗德烈你头是真的大……)

       最后一P前三剪影是真的帅!话说雷总牙口真好……错了错了重点错了【挨打.jpg】还有金金你一点都不弱的!你认真起来帅气可爱无人能比!

       话说这几章感觉,幻金专场啊!(罗德烈你只剩个头了先等等)

       最后看了下进度,怎么感jio漫画和动漫的时间又差不多要同时了哎?

       【All金】金至今仍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下了海①(R向慎入)

       早知道会被屏蔽了,幸好我机智的提前截了图( ͡° ͜ʖ ͡°)✧

       请往后翻

       突然发现,没有美图秀秀,我的相册功能依然够用……

       画风一再转变,手书部分的性转凯佬……和他的棒棒糖

【All金】Remember me①

       这篇文后期,会有人病态。

       取材借鉴于皮克斯的《寻梦环游记》,推荐希望大家去看一看,这是一部讲述了阴阳两隔的人们通过记忆和感情而联系的故事,设定会稍有调整,非大团圆结局,是刀,金死亡向慎入。

       有私设,因为还没考大学所以对有些专业知识不了解请原谅。
——————————————————
       大学中的图书馆总是不曾停歇的运作着,尤其是在临近毕业季的时候,这些全国各地的菁英更是为了上交一份优秀的论文的通宵达旦的查阅资料,这似乎是一种他们共同的认知,即使有更为发达便捷的网络,他们却更相信纸质书籍中的文墨。

       论文向来是学生们的心头大患,能拖就拖,在这种重压之下,即使是像格瑞这样全校第二的天才也有些力不从心的疲惫。

       他承认他有些托大了,法学和心理学,能考到这两门双料博士的往往不是天才中的天才就是神经病中的奇葩,他现在都有些怀疑自己当初选专业时脑子里是不是进了水?在这样学下去迟早要未老先秃也说不定啊……

  诽腹和归谁腹,该写的论文还是要写的,如果他有超过五门挂科,这毕业证就别想拿了,这也就是顶尖大学的要求,严进严出,能进来的是人才,出去了也必须是人上人,在这种近乎苛刻的校训中成长的凹凸学子,永远是身格比人高半截的天之骄子。

        银发的青年闭上眼用修长的手指揉了揉眉心,已经渐渐棱角分明的俊脸在暖色的灯光下多了些许柔和,往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此刻似乎也敛去,附近或多或少偷看的女生都不禁有些兴奋的失声尖叫,如果不是偷拍太过于没有礼貌,这些妹子们估计要“咔嚓咔嚓”把格瑞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拍个遍。

        文科男真的太稀少了,尤其是像格瑞这种过于优质的。

        九点,图书馆照理响起了钟声,这是提醒那写过于用功沉迷学习却忘了身体没有去吃饭的学生的,以前就发生过这样的事,学生因为长期生活作息没有规律得了胃病,在图书馆突然胃出血命悬一线,如果不是朋友发现及时加上凹凸大学的医疗部很优秀,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从那以后校长就强制学校的每栋楼都按时广播响钟声,还生怕谁听不到似的声音贼大。

        这钟声是再寻常不过的,可今天却提醒着格瑞如果他再不去请假,就来不及在育禁前出校了。

   明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他必须去。

       格瑞经常做噩梦,他自己也很清楚为什么。

       他的父母原本是一对再普通不过的年轻夫妇,模糊的记忆中格瑞还依稀记得爸爸健壮帅气,是家里的顶梁柱,妈妈温柔贤惠,前妻良母的典范代表,但这都是碎片一样拼接而成的“感觉”。

       他那时还太小,骤然间在不幸中失去了两个最亲的人时,他都没有记清楚父母的模样,三人的温馨有时真的像是从未存在过的镜花水月,极致的空虚令他无比的不安,也是从那时起,格瑞就开始做噩梦了。

       死亡是种什么概念?说出来是轻而易举,但灵魂真正清晰地接收到了这个讯息时,尤其是当逝去的人是你所重视的人时,你只会感觉世界崩塌,然后一片空白。

       格瑞无数次的坠入这片空白,在梦里,失重感比游乐园中的海盗船上升至最高点再坠落的感觉更加猛烈,然后降低到了最低点,看见绽放的、粘稠的、滚烫的赤色蔓延……他总是这样惊醒,大口的喘着气,冷汗沾湿了贴身的衣服,紧贴在身上的衣服像蛇一样令他反感不已。

       那对普通的,年轻的夫妇死的模样实在太过凄惨。

       直到格瑞被秋姐收养到她家里,直到他遇见了和他一样大小的金,眼下的黑眼圈才算被消去。

       金实在是太温暖了,简直要把格瑞从内到外都融化。那时小小的白发少年已经被梦魇折磨的几近奔溃,整个人恍惚的像是行尸走肉,失去双亲的痛苦像一根木桩钉子,狠狠的扎在他心里,生命的活力像溢出的鲜血渐渐流逝。

       在他已经无法忍受的时候,金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缝合了他的伤口。他手中颤抖的水果刀被金一把握住,白嫩的手瞬间被赤色掩盖,可他却像感觉不到疼痛似的,用那双比蓝宝石还清澈透亮的眼睛怒视着自己,,红着眼眶,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儿,但就是倔强的不肯流下来,也梗着脖子一声不吭。

       那是一双同样被悲伤充斥的眼睛,一瞬间格瑞觉得他的世界仿佛被拉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他并不孤单寂寞的世界,这里的主人是——金。

       “……别哭啦。”金松开水果刀,落在地上发出撞击的闷声,少年清亮而濡软的声音像羽毛轻轻扫过格瑞敏感的心脏。

       “格瑞……别哭啦。”

       从那时格瑞便再也没我做过噩梦,但他没有预料到的是,上天似乎就是和他过不去,他从一个噩梦出来没多久,就陷入了另一个噩梦。

       和金八分相似的女人哽咽着跪在地上,他和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方棺材,一层黄土,就把他们和那阳光一样的少年相隔在了两个世界。

       金,十七岁,死于

 

       ——意外。

【嘉金】这是一群声音苏到爆的室友⑤

  给大家再重申一遍啊,这篇的CP只有嘉金!嘉金!嘉金!其他人对金只是好感和友情而已。

————————————————————

       那天聚餐回来后,几个头一次喝酒还宿醉的人可以说第一次感受到了酒精的威力,一个个头痛欲裂的没法下床,而倔犟的嘉德罗斯差点从上铺摔下来。


       还好第一天是只是需要选课的,而像他们这几个提早入校的课早就选完了,卡米尔也是早有准备。


       “你别闹了我去找找能帮你们醒酒的办法。”对酒精免疫的金看着三个想吐吐不出来的“病患”,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想来隔壁的祖玛也是一样的,雷德估计还好,毕竟他不是喝醉的。


       金趴到卡米尔床边,卡米尔的脸色还算好,就是微微出了点汗。


       “对不起啊卡米尔,早知道你们会这么难受我就不拉你去了。”金表示很抱歉,他不知道喝醉后会这么难受。


       “没关系,我不是很难受。”卡米尔盯着天花板想了想,“金,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什么事?”


       “我大哥……他就住在我们楼上正对着的宿舍。”卡米尔很清楚的看到金石化一样的僵硬,“他应该知道用什么醒酒最好。”


       “卡米尔你是说……雷狮也在?!”


       “雷狮是谁?你干嘛那么怕那个人?”嘉德罗斯看到金一脸慌乱的样子就不舒服,金虽然时常对自己服软但从没这么害怕过,那个莫名其妙的雷狮……凭什么?!


       嘉德罗斯完全没有觉得他斤斤计较的点有哪里不对,根本像是……已经把金视作自己的人。


       “雷狮……那个游戏主播?”卡米尔下铺的格瑞思索着,他对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在游戏主播的大神圈里“雷狮”两个字可谓是如雷贯耳,首先他声音语气据说特别撩,其次游戏技术是真的是特别高端,只不过这人的性格嚣张跋扈的和嘉德罗斯有的一拼,和另一个游戏主播冷热流尤其不对盘,每次两人的粉丝都是静静看着两人在游戏里使劲对骂对打拼操作,而整个评论区呈现了一副奇异的平静,一点撕逼的迹象都没有,似乎就是为了看两个主播对骂去的。


       “哎?格瑞你认识他吗?”金惊奇的看着格瑞,也难怪,毕竟音乐区和游戏区没什么深层的交接,金就算知道雷狮是游戏主播,在格瑞没有主动承认的情况下他也不会知道格瑞也是主播的。


       要知道金当初一直觉得格瑞声音那么好听不展示真的是太可惜了,如果不是昨晚看出了格瑞的闷骚本性,金还会觉得格瑞真的是声如其人般冷漠。


       “我和他在竞技台对战过。”格瑞觉得现在说这些对于醒酒没有意义和帮助,所以简单陈述了下经过。


       “所以说渣渣你为什么……”嘉德罗斯话刚说到一半,寝室的门却被“砰”的一脚踢开了,和第一天来宿舍的嘉德罗斯简直一模一样,只不过门口的人换成了……雷狮。


       “呦!卡米尔,昨晚玩的好吗?嗯?原来小鬼你也在这里啊。”雷狮自然而然的走了进来勾住了金的脖子,乍一看像好哥俩的姿势,但金一直在掰雷狮的手。


       这幅画面就正对着嘉德罗斯,那嘉德罗斯当然就炸了。


       “滚出去!虫子!”嘉德罗斯对于一个打断自己说话还和金贴的这么近的人一开始就抱有了百分之两百的厌恶,自然不会给雷狮好脸色,“放开你的手!”


       “呦,这么一看,你就是那个在开学典礼上对我小弟‘深情表白’的刺儿头吧?怎么?还没把他追到手?”雷狮依旧痞痞的笑着,毫不在意的当着两个当事人的面说了足以令人害臊的话,邻居家的小鬼自然而然的被他收了当小弟了,但金是他难得想罩一下的,而且他本身就是个刺儿头中的中流砥柱,自然是看不惯比他还嚣张的嘉德罗斯。


       “别以为你是学长我就不敢揍你!”嘉德罗斯看着搭在金肩膀上的手,脸色异常难看,他从小到大很少被人怼,对金的宽容是因为喜欢,而他的喜欢就是毫无道理可言的包容和放纵。


       嘉德罗斯生而高贵,他拥有他想要的一切,但没人能教会一个骄纵的孩子“感情”,他见过最多的情绪是臣服,所有人的声音都充满恐惧和枯乏,这让他焦躁愤怒,渐渐的,渐渐的,嘉德罗斯失去了对感情更深层次探索的兴趣,他眼中的爱与恨没有分别,喜欢就要占有,高兴就要破坏。


       在无意间听到金的声音后,他才发觉自己过去的十几年活的像行尸走肉,少年的歌声是与众不同的,像清晨的阳光照耀在大地般温柔细腻,感情却又那样炽热而真实,从他的歌声里嘉德罗斯能感受到的,是对生活充满希望与憧憬的活泼。


       嘉德罗斯头一次如此冲动的想做一件事,想见一个人,他觉得见到那个是后,他能找到一切他所不知道的答案。


       机缘巧合,他见到了金,明明之前怎么查都找不到的人,就这样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眼前,嘉德罗斯突然能理解那些见到喜欢的偶像后疯狂的人是什么心情。


       心跳不受控制,少年的一切都令他紧张,令他大脑一片空白,曾经霸道执拗,狂傲自大不可一世的嘉德罗斯短短几天就变得普通孩子般幼稚。


       但“喜欢”二字怎样都无法脱口而出,他的一切示爱都显得无用。


       可雷狮偏偏就这么直接道出了他的感情,让其显得渺小而可笑,还是以这种挑衅般的语气,嘉德罗斯不由得怒火攻心。


       “别闹了雷大爷!快把告诉我怎么才能让他们醒酒!”金注意到了嘉德罗斯生气的预兆,但他没有体会到他为何而生气,只不过在听到“告白”二字时微微一怔。


       但怎么可能呢?那个嘉德罗斯……


       金明显是想逃避什么的,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除了金和嘉德罗斯本身,这间宿舍里的三个人都能看明白这两人摆明了是有感觉的,只不过……被莫名其妙的东西挡住了。


       在狂妄惯了的雷狮眼中,无疑是个无聊的乐子。


       “走吧小鬼,我那个讨人厌的室友那里有蜂蜜,将就着借来用一下吧。”当雷狮说这话时,故意贴近了金的耳侧,吓的金红着脸连忙用手去挡,并且他还“有意无意”向嘉德罗斯传出一个挑衅般的眼神与嘲笑。


       但这位大佬只是想搞事而已,他对金并没有任何意思的。


       可这在嘉德罗斯眼里,就是宣战了。


       床边铁制的扶手被他捏的吱嘎作响,脸色完全黑了下来,鎏金色的瞳中满是岩浆般炽热的怒火。


       “冷静点,嘉德罗斯。”格瑞摘下了黑色的发带,好让出汗的脑袋多接触空气蒸发,“你应该看的出他只是在做样子而已。”


       “但他不该和那渣渣贴的那么近!”


       “你有什么资格管这个?我们很久以前就是这么相处的了。”一直静静看着的卡米尔冷漠的向嘉德罗斯问道,他们相识不超过二十四小时,他自然没有为一个陌生的外人对付自家大哥的打算,“你是站在什么立场、以什么身份去管金的事?”


       这一问,反倒是嘉德罗斯愣住了,是了,他和金认识也不过短短半月不到,两人勉强可以说是朋友,但格瑞不也一样吗?那么他算是金的什么?粉丝?室友?同学?嘉德罗斯突然发现,现在的自己和金似乎并没有太多特殊的关系和交际。


       自己居然连“喜欢”都说不出口,他也并不是金名正言顺的恋人,他是现在什么立场、以什么身份去管金的事、去生这种气的呢?


       “你是这么胆怯的人吗嘉德罗斯?”格瑞看到了嘉德罗斯眼中的不甘,紫罗兰色的眼睛以一种毫无情绪的平静审视着蔫了一样的金发少爷,“以什么身份都没关系,重要的是你喜欢金,这就够了。”


       “没有人教过你,感情是只有自己能争取的东西吗?”


       【幻金】花吐症②

       原作地址:http://selinefree.lofter.com/post/1fd1d856_12d3f88b2

       第二张总算改出来啦! @沐熙炎莹

       【幻金】花吐症①

       最近贼心水幻金啊,刚好就看到想画的梗了,这是上半部分,下半部分估计要到明天或者我期末考试后啦~

       原作地址:http://selinefree.lofter.com/post/1fd1d856_12d3f88b2

        @沐熙炎莹 谢谢亲答应我想配图的请求!然鹅手残心里依旧慌的不行……

       我完了……年底前才出来一张……感觉要把大家进度拖慢了(•̩̩̩̩_•̩̩̩̩)

       女装大佬偶像金和死忠弟控痴汉秋哥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