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言律——勉强是个双修

@隔壁小孩,阿肆我CP别撩谢谢٩۹(๑•̀ω•́ ๑)۶

葱儿是闺密,莫龙龙是天使,南极熊是画绑!

吃各种主角受,尤其all金、All叶、All路、All出久、暗表,部分动漫杂食,请不要推对家或者逆向CP谢谢(你的口味不代表所有人都接受请养成一个良好的道德素质)!

BL,部分BG都能接受,但打死不吃对家,一般不接受攻受逆位。

吃定一个CP就绝不会退坑,请不要再催我填坑我一定会更新的!(谁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填完?)虽然我码文比较随缘……

ky退散!!!打爆ky的狗头!!!祖国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们把枪口对准自家人?!

本人极度重口味,车车常被屏蔽,如果有想要的小可爱可以找我私信,但千万不要外传谢谢!

还有一件事,我是不介意别人转载我的文啦,但是在转载之前可以先和我说一声咩?

【安金】海螺里的歌声(童话人鱼梗)

        王国的骑士长安迷修有一只神奇的海螺,据说把它靠近耳朵,就能听见一个少年极其动听的歌声。

        可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安迷修太宝贝那个海螺了,他一直把它带在身上,却从不借予别人看一眼。

        “抱歉,我和他约好了,不能给别人看的。”每当他人问起,安迷修总是这样温柔的笑着回绝,那时他苍翠的瞳眸中仿佛盛满了光芒。

        “‘他’是谁啊笨蛋骑士?都听你说到耳朵起茧子了?”艾比没好气的踹了一脚安迷修的凳子,旁边的埃米对眼前日复一日的情景习惯性的选择无视。
        “他是……”安迷修顿了顿,似乎是在整理语言,“他是小时候一个救过我的朋友。”

        “没了?真无聊。”艾比大口大口的喝着奶茶,如果不是安迷修会请客,她才懒得一直在这听安迷修发牢骚,“走了埃米,本小姐今天还要去见我的王子大人呢!。”说完撂下了空杯子就走了。

        “知道了姐。”埃米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对安迷修说了声抱歉,“对不起啊骑士长,我姐她的脾气你也知道……”

        “没关系的,对小姐们总是要宽容一点的。”安迷修始终秉持着骑士准则,对年纪较小又是女孩的艾比一次又一次的原谅。

        “对了埃米,刚刚艾比小姐说的‘王子大人’是谁呢?”收拾好了冷热流,安迷修也打算回骑士团了。
埃米身体突然一顿,但脸上随即又爆红起来,慌慌张张的说不清话,但安迷修从他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王子大人’是最近和姐姐搬到这里的一个男孩,而且艾比还是一见钟情。

        但是埃米有注意到自己也是么?

        安迷修不打算点破,而且他打算去见见这个男孩……

        希望他是个如埃米所说的好人啊。

        和埃米道别后,安迷修一个人顺着河岸走着,夕阳拉长了他的影子,也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调皮地翻涌着,寂静的只有他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他的手将脖子上的线圈向外提了出来,那是一个罕见的金色海螺,大自然把它塑造的像一个艺术品,精致而美丽,带有安迷修余留的体温。
“你现在在哪里呢?还能记得这个约定吗?”安迷修喃喃自语道,温润俊朗的面庞带有几分落寞。

        那是在他尚且年幼的时候的事了,他不慎从悬崖跌入大海,所有人都认为他死定了,甚至连他自己都这么觉得了。

        可是他奇迹般的生还了!

        安迷修到现在还在不时的怀疑,那究竟是奇迹还是一场梦。

        在他被冰冷刺骨的海水消磨完体力后,就被海浪卷入了海底,身体渐渐失去了知觉,被海水挤压的像是快要散架沦为鱼食。

        可在他快要昏迷的前一秒,一抹灿烂的金深深印在了他的视网膜上。

        少年冰凉滑腻的手拉着他向上游去,他听到了那少年如梦似幻的美妙声音,又温暖又温柔的安抚着自己……
        “别怕,我会救你的。”

        安迷修是被泼在脸上的海水叫醒的,基于他从小受到的良好训练,他立马清醒过来翻身坐起,可或许是用力过猛他脑袋里突然有些缺氧,眼前一片白光,久久不能恢复。

        “你还好吧?”一个男孩的声音进入了耳朵,安迷修突然就像被蛊惑般想要更多听听这声音,想要见这声音的主人。

        “那个,谢谢你救了我。”安迷修对男孩道了谢,使劲揉了揉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金色的鱼尾拍打着浅滩的海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每一片鱼鳞都是无害的半圆状,越到鱼尾颜色越浅,最后到边缘就是一层薄薄的透明。
        令安迷修震惊的不是这鱼尾也是这鱼尾,因为它属于一个少年,这说明什么?说明他遇到了传说故事中才有的人鱼!

        而这条年幼人鱼也如同故事中所描述的那般美丽动人,灿烂的金发因为沾了海水所以乖顺的贴着他的脸颊,而那双眼,纯粹的就像海洋之心,毫无杂质。

        这传说中海洋的精灵,正关切的望着自己,将一切情绪都写在了脸上,单纯的令人吃惊。

        “不用谢!啊不好!我要回去了!”人鱼突然慌张的嘀咕道。

        “那个!我们请问一下你的名字吗?”安迷修听到他要走,突然想起自己连救命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金一向心直口快差点就要顺口回答了,但他想起了姐姐警告,还是对安迷修摇了摇头,“抱歉,我姐姐说不能告诉人类自己的名字的。”
        失望像一盆冷水将安迷修浇了个透心凉,翘起的呆毛也没精打采的耷拉下来,苍绿的眸子也暗淡下来

        看到安迷修这副样子,金有些于心不忍。

        “那这样吧,这个给你!”金将脖子上的海螺项链解下来扔给了安迷修,“这个是姐姐给我的,说如果我想把名字告诉人类,就把这个给他。”

        然而向来灵敏的安迷修却突然笨拙起来,好不容易才接到海螺,他呆呆的望着手里的海螺,那是罕见的金色。

        “那……现在可以把名字告诉我了吗?”

        “不行不行,要等我成年才可以!”金像是从大海深处听到了什么,说完后就转头回到了海中,一瞬就没了踪影。

        “成年……么?”安迷修握紧了海螺,“那么下一次见面,一定要把名字告诉我啊。”
        或许这更像一个梦,但脖子上的海螺一直给了他相信这个梦的自信和推动他强大的动力。

        “我要以……一个能配得上知道你的名字的身份来见你啊。”安迷修大概是猜到了人鱼少年的姐姐不让他告诉人类名字的用意,然而少年却还懵懂罢了。

        “希望你还记得啊……”

        

        “希望他已经忘了啊……”金发蓝眼的青年喃喃自语道,一旁样貌相似的女人则是攥紧了手里的杯子,裂痕扩散开来。

        “我倒是想看看那个能骗走我弟弟婚约的是哪个混账家伙!”

        ——END——
@蜉蝣的梦
亲我债还完啦*^_^*

评论(5)

热度(265)